重生六零:做个低调的富婆 第275节

    “妈妈,我想在医院陪这个你跟爸爸!”
    “妈妈,我也要留在这里。”
    “你们留在这里,妈妈还要分心照顾你们,回去吧!听话!”颜冉这边确实不少事,这事肯定不能就这个结束了,她们留下来自己还分心。
    严志焜让妻子带着爷爷和孩子们回家,“陈家到现在就没出来说一句话,车的事情我已经留下证据了,爷爷说了,他不掺和,你怎么打算的。”
    “陈潇月是不是故意的都不好界定,真的只是因为这个报警,多数还只能算是意外,但就这样轻易地放过他我也不甘心,大哥,你到家去我和志煊房间找一个录音带,在书桌右边第一个抽屉里,那里面有陈潇风坑我一千块钱的录音,我之前给陈父的只是复制的,报警吧!诈骗、他们兄妹都会牵扯其中。”
    以前那些小打小闹的,对自己家并没有实质性的伤害,自己可以说她是年轻不懂事,但现在不同了。
    “行,就按照你的办,你在医院照顾志煊,这事我去办,我也已经跟爸妈说了,妈估计一会该赶过来了。”
    “嗯!麻烦大哥了。”
    “一家人,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大嫂久子啊医院,有事你直接找跟她说。
    ……
    第798章 庄周晓梦
    严志煊之前也没觉得怎么样,只是头越来越沉,好像只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中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当年颜冉救他的那座山,一样的场景,让他分不清这到底是现实还是梦中,可这次她好像并没有出现,就在自己快坚持不住的时候,一个小男孩出现了,看着这孩子陌生既熟悉,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了。
    “哥哥,你醒了!”
    严志煊记得,昨天好像就是这个小孩把自己从山上把自己拉下来的,“谢谢你救了我,你叫什么名字?”感觉好像认识这孩子,可是一觉醒来却什么也记不得了。
    “其实也不算是我救了你,我叫颜军,我只是在山上发现了你,是隔壁的老修叔叔救的你。”说着颜军给严志煊递上米粥,“老修说你是好人,是解放军,我才给你吃的,一般人我都不给他吃这些的。”
    “谢谢你,要不是,我估计就冻死在山上了,这是你家吧?你家人呢?”严志煊到现在只看到一个孩子。
    “我没有家人,这个是我的家,你放心住吧!老修叔叔说你受伤了,他已经给上过药了,你喝完粥就可以喝药了。”
    严志煊没有再问,按照他的要求喝了粥喝了药,也不见孩子口中的老修叔叔回来,“颜军是吧!你们发现我的时候,看到我随身带的包了吗?”
    “哦,我知道,我去给你拿!”
    严志煊把包里所有的钱和票都拿出来,“谢谢你救了我,这些是给你的。”
    颜军看了看,知道那是钱和票,可是自从姐姐也死了之后,他好久没见过这些了,其实就算给他,他也不敢拿出去买东西,不过还好刘婶对他还算不错,沉默一会,还是把钱和票收起来,因为自己偶然间发现的粮食也支持不了多久,“嗯!”
    “你说的老修是谁?还有你们这里是什么地方,离县城有多远?”
    “老修就是从外地来的一个人,干活的,住牛棚,大家都叫他老修,这个是我们村,我不知道县城在哪里,我也没去过县城。”
    明显感觉到腹部一动就痛,就你一个孩子自己也不好打扰,“你能帮我找一下你们这个村里得大队长,或者大人吗?”
    “老修叔叔说认识你,等他干活回来会送你走的。”
    “好,谢谢你。”
    严志煊也没跟这样的小孩子相处过,而且喝了他给的药明显感觉眼皮很重,再次醒来看到他还是抱着那个本子,“你是上学了吧!看什么呢?”
    “没有上学,老修叔叔说就是个日记,我也不知道是谁的,他说可能是我外婆的,外婆就是妈妈的妈妈,其实我也不记得妈妈长什么样子,就是这个外婆跟姐姐长得有点像。”
    严志煊基本已经确定这个孩子应该是无父无母的孤儿,至于他口中的老修,可能就是下放的人员,关键还认识自己,严志煊还真想不到是谁了,“我看看!”
    照片一看就是有些年头了,一个年轻女子坐着,旁边站了一个小姑娘,看他们穿的旗袍,应该不是小男孩的妈妈和姐姐,只是这个女子看着很是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我能看看里面写的什么吗?”
    “可以,反正我也看不懂。”
    严志煊看了之后才知道,这是日记也是信,应该是照片中那个女子写给爱人的信,旁边的小女孩应该是她女儿,因为日记中写着它为丈夫生下一个女儿,至于后面就不得而知了,想来这本日记能落在这个地方,他们夫妻应该没有团聚吧!
    在日记的最后严志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和地址,名字他小时候听母亲提过,但是这个世上同名同姓的人这么多,地址不是外公家,但是离的而不远,自己小时候可能都去过那里。
    “这个孙悦静还有石淑芬你认识吗?”
    颜军摇摇头说道:“不认识。”
    “那这个地址你去过吗?在n市。”严志煊继续问道。
    “没有,我从小就在这里长大。”
    也是,这孩子年纪也不大,连他们县城都没去过,怎么可能去过n市,“那你的家人呢?你还记得谁?”
    “我记得我跟姐姐一起的,可姐姐也死了,我太小了,爷爷奶奶嫌弃我不会干活,就把我赶回来了,刘婶一家可怜我,有时候给我点吃的,或者村里其他人偶尔给点,还有就是老修叔叔了。”
    严志煊记得刚刚他给自己喝的是白米,但是有点发霉的味道,但就算是如此也不是个孩子能有的,想来是他口中的老修吧!“那我刚刚岂不是吃了你们的口粮。”
    “嗯!不过你也给钱给票了。”
    “你说的老修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
    严志煊一直到晚上才知道这孩子口中的老修是谁,“许叔叔,怎么会是你啊?”
    许长风已经来了有一段时间了,“不是我,也救不了你,哎!你怎么会在山上呢!”
    “说来话长,我的伤什么时候能好啊?”
    “这个我不好说,我这里药不全,今天我本来想去找大队长的,可是他今天不在,你还是去县里好好让大夫看一下才行,今天怎么样了,没发烧吧?”
    “没有,挺好的。”又看了看旁边已经熟睡的颜军,“这孩子?”
    “是他先发现你的,这个是他家,我平时都住后面牛棚的,天黑透了才敢过来,他也是个可怜人,父母都死了,就一个姐姐也死了,听说是被他爷爷奶奶打死的,这个孩子没人管,谁看可怜偶尔给口吃的,也是幸运,他家里有个小地窖,里面有粮食,以前也是大户人家逃难过来的吧!靠着这点粮食,他最近日子才算好过些,他平时也就是去山上捡些干货,我跟他也算是患难之交吧!不说了,我给你换药吧!”
    自己这样的身份,原是不该跟任何人再有联系的,也多亏了严家的帮助,不然他估计连牛棚也住不了。
    “好!”严志煊想这孩子说不定真跟家里认识,许叔他是没办法了,这孩子倒是可以。“他就没有其他亲人愿意养他吗?”
    “亲人是有,但都不是什么好人,跟着他爷奶还不如他一个人吃的饱呢!你没看他家,都被他那些亲人搬空了。”
    “就没人管吗?”
    “谁管啊!谁能管得了啊!你有什么打算吗?”
    不知道为什么,严志煊突然想把他带走算了,自己和大哥都没孩子,这孩子带回去给母亲带着也挺好,可看他的样子,也不知道他愿不愿意走,“我本想着以后我出钱,让他亲人养着,既然这样,我想干脆带他走算了,正好可以给我妈带着,反正他平时也没事。”
    许长风也觉得可行,别人带走个孩子可能不行,但是严家应该没问题,不管怎样总比留在这里强,“倒是可以,不过你得问问你妈妈愿不愿意,万一她不愿意。”
    “我妈肯愿意,我只怕他不愿意走!”
    “他愿意走,他还跟我说要找照片上的人呢!不过我估计已经不在世了。”
    既然要带他走,严志煊觉得还是尽快的好,以免再出现什么乱子,而且他总觉得这孩子跟自己特别的有缘。
    颜军一觉醒来发现这个哥哥一直看着自己,“你好了吗?”
    “差不多了,昨天你睡着了,你说的老修叫许长风,我跟他是认识的。”
    “我知道你们认识,我还知道你叫严志煊呢!他跟我说了。”
    “你愿意跟我回我家吗?”严志煊试着问道。
    颜军表现得很防备,他不会是人贩子吧!“你不会是人贩子吧!要把我拐卖了卖钱吧!”
    “怎么可能,你见过哪个人贩子会把自己的钱都给你的啊!”
    颜军沉默一会,直接就跑出去了,严志煊连追都追不上,很快严志煊看到了大队长,到最后自己被送往县里面的医院,只是再未见到颜军。
    第799章 梦中
    严志煊很快被乡亲们送到了县里,他先是跟部队联系上,又给家里打了电话……
    “大队长,那个颜军呢?”
    “他啊?刚刚没注意到,应该在家吧!解放军同志,还有什么事情吗?”
    严志煊想着颜军应该是不相信自己,“我听说颜军就一个人了,他救了我,我想请大队长跟他说一下,我想带他回我家,虽然不能保证他以后过的能有多好,但肯定是比现在好。”
    大队长也觉得颜军这孩子可怜,他爷奶不愿意养,这谁家也不富裕,如果能跟着这个解放军走,肯定好啊!“你要是愿意养颜军当然好了,他肯定愿意!”一想也不相信,万一他再把颜军给卖了,“那个你家里什么情况,我总得了解一下,我虽然没能力养他,但也得……我没有别的意思。”
    “我家住首都,我妈已经往这边来了,你回去跟小军说说,他应该是相信你的,反正我这几天都住在医院里,要不你们也带他过来吧!也让他看看我到底是不是个骗子。
    严志煊不知道大队长是怎么跟他说的,又或者是许叔叔说了什么,当天下午他就过来了,正好碰到几个来看自己的战友。
    “这就是救了你的小男孩吧!可以啊!小朋友叫什么名字。”
    颜军明显没想到这这么多人,而且好像都是解放军,低着头没说话。
    “他叫颜军,说来也巧,跟我还是一家呢!颜军不要害怕,这都是哥哥的战友,”
    确定他们都是解放军,颜军才放心,姐姐和爸爸妈妈都不在了,也许老修叔叔和大队长说得对,他可以跟着这个人走,老修叔叔说他家里是干部,不会把自己卖了,更不会像爷奶那样虐待自己,大队长说自己要是被收养了,以后也不会饿肚子,所以他才来医院看他的,他不想饿肚子也不想被打了,就算是有人要收养自己,也得是个好人。
    严志煊明显感觉颜军跟之前不一样了,可能到了陌生的环境都是这样吧!
    姜珂接到儿子受伤的消息就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看到他没什么事不免一顿数落,严志煊知道母亲的脾气,不让她说完,这心里就是不舒服……
    姜珂看了看儿子电话中说的孩子,“就是这孩子救的你吧?”
    “对,他叫颜军。”颜军不认识姜珂,但一看人家就知道是个干部,自己跟人家也不是很熟悉,老修叔叔说过,在她面前要少说话。
    严志煊看着他似乎有点怕母亲,“颜军,你的日记还有照片带了吗?这个是我妈妈,说不定认识你日记上的人呢?”
    颜军默默地把日记还有照片递上去,姜珂有点摸不清儿子的目的,甚至心里有个大胆的想法,这个孩子不会是儿子的私生子吧!否则怎么会想让自己收养呢!
    “什么照片和日记啊?”
    “妈,你看看就知道了,日记上有两个名字我觉得熟悉,还有那个地址,我觉得像是外公家附近,说不定你认识呢!”
    姜珂看到照片,这可不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吗?“孩子,这上面的人你认识吗?”
    颜军摇摇头,“不认识!”
    “怎么会不认识呢?你妈妈爸爸呢!”姜珂现在迫切想知道照片上的人到底去哪里了。
    “妈,颜军爸爸妈妈和姐姐都去世了,照片还有日记是在他家地窖找到的,我问过她们那边的大队长,颜军的妈妈确实叫石淑芬,我记得以前听你提起过,所以才让你过来一趟,正好爷确认一下。”
    颜军不明白这个阿姨为什么要抱着自己哭,其他他自己都不太记得妈妈了。
    “你放心,你那个家就不回了,以后跟阿姨回家!”见颜军一身穿得也不暖和也不干净,“冷吧!”又开始埋怨儿子也不知道给孩子买件新衣服。
    姜珂马上给颜军里里外外全买了遍,开始还有点拘束,看这个阿姨一下给自己买这么多新衣服,慢慢也放开些了,“阿姨,你真的认识我妈妈吗?”
    “当然认识了。”
    姜珂给颜军洗澡换了新衣服才知道,这孩子身上有不少旧疤痕,这么大的孩子,一看就是被人打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谁打的你啊?还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