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宿敌成双对 第147节

    鸿德帝还是体弱多病的样子,他握拳在唇下咳嗽了几声,瘦削苍老的手指只那么一抬,不知匿于何处的十三道黑影骤然现身。
    “锦衣十三卫!”
    副将反应甚快,知道是个立功的好机会,扬着嗓音道:“还愣着作甚么,保护皇上!”
    “保护皇上!”
    这十三个人是鸿德帝养大的狗,梁少毅起事前不是没想过除掉,可一则怕打草惊蛇,二则也以为区区大内高手,寡不敌众不足为惧。
    想不到宇文焕不是拿他们当护卫使,是拿他们偷鸡摸狗的!
    两拨人杀作一团,刀光与剑影相织相交,隋策护着商音退出战局之外,而在长明殿前,隔着窜动的人头,梁少毅细长的老眼狠狠地凝视着他对面的皇帝。
    然而鸿德帝依旧不动如山,寡淡的面容像一口不起波澜的老井。
    “爹,怎么办啊?”
    梁皇后六神无主,她现下百口莫辩,被皇帝的眼风只那么轻描淡写地一扫,就羞愤欲绝,恨不能一头撞死。
    “我是真的亲眼看他吃下的。”
    她拽住老父亲的手臂,慌不择路地问,“赢得了吗?我们的人今夜赢得了吗?”
    梁少毅被她搡得轻晃,视线依旧戳在鸿德老儿身上。
    梁家不是什么世代簪缨的贵族,青年时的梁少毅只是翰林院里一个不起眼的小官。
    昔年他同大多数刚入仕的读书人一般无二,也会仗义执言,也有铮铮傲骨,也曾因那么一点微不足道的坚持,硬着骨头顶撞上峰。
    但傲骨毕竟不能当饭吃,在先帝朝他很快就因为得罪内阁而被贬外派。
    十年寒窗又如何,学不会做官,书都是白读了。
    为此他郁郁寡欢许久,无数次怀疑自我。
    从那一刻起,梁少毅才终于看明白一个道理。
    原来朝廷官场本就是一潭黑水,太清白的人是活不下去的,要么同流合污,要么永不出头。
    三年后,他靠着父亲的多方走动重回京城,彻底脱胎换骨,开始圆滑处事,左右逢源,对凌家、蒙家各种谄媚讨好,曲意逢迎。
    没多久宪宗过世,太子登基,凌太后掌权垂帘听政。
    那会儿朝中一窝蜂的想往皇上的后宫里塞人,都明白这是个好时机,他也不例外,托凌家的关系将长女梁雯雪送入宫中,成了鸿德帝的昭容。
    但梁家就像嫡女一样,在凌蒙势力之下黯淡无光,只是众多家族中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连圣眷都乏善可陈。
    直到那年,凌太后病故,凌、蒙两家相继失势。
    他一方面处在风口浪尖,担心会受牵连,一方面又想趁这个内阁空悬的机会爬上高位。
    可往上爬需得有门路,有实绩,有切切实实拿得出手的东西。
    结合当日的时局,他苦思多日,最终才出此下策。
    虽是下策,可十多年来并非没有让梁氏一族飞黄腾达,富贵荣华。
    如果不是那两个漏网之鱼,若不是他们企图上京敲登闻鼓,自己也不会……
    也不会……
    ——等等。
    梁少毅的脑中“嗡”地一炸。
    有那么一刻半刻,他神思空白如纸,只听着刀枪兵刃清利铮然的撞击之声。
    隋策将商音掩在身后,看见梁国丈额头青筋暴起,义愤填膺地指着大殿外的皇帝,颤着喉咙咬牙切齿怒喝道:
    “宇文焕!”
    “宇文焕!——是你!”
    作者有话说:
    我们的朋友!
    啊不是……
    看我苟延残喘终于扯完了这段剧情……
    这波皇帝在大气层!
    感谢在2022-07-30 23:11:49~2022-08-02 22:41: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糯米糯米 20瓶;兔八哥酸辣虾 14瓶;小烊要吃一口榴莲嘛 5瓶;shinecherry 3瓶;小金石、28286621、果果在这里?('w')?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百五章
    十一月初六这天深夜发生的事,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为朝中众臣所津津乐道。
    除了当日参与的禁军,谁也不清楚其间细节,甚至连好些禁卫都只是一知半解, 几头雾水,酣战一夜都不知道敌方是谁。
    唯一能够确定的是, 从前位高权重,权倾朝野的梁国丈因此犯了事, 似乎还是那不敢轻易道出口的大忌讳, 第二天天不亮, 就有官差上府邸拿人。
    应天府的衙役、京大营的官兵把偌大的宅院里外围住, 男男女女, 三老四少的全给赶了出来, 虽没明说是抄家,但这阵势也差不离了。
    于是街巷外看热闹的百姓交头接耳地猜测。
    国丈是什么人物?皇后的亲爹。能造多大的事才有这等待遇?怕不是图谋不轨, 大逆无道?
    可转念又一想,太子乃皇后嫡出, 犯得着吗?
    梁少毅的案子很快由三法司接手共审,但被上面讳莫如深地压了下去,是暗审, 除了方阁老与大理寺卿并太子宇文显,再无朝官插足。
    而诸如周逢青、程林青等人倒是前后传唤了几次。
    国丈先有屠杀无辜百姓,冒领军功的罪名, 后有觊觎皇位, 结交朋党谋反之举, 想不死都难, 与之相比, 前者竟都不算什么大过了。
    “方才顾玉德托人带话, 说皇后从昨天起就被软禁在了宫中,后续怎么处置,暂时还没有消息。”
    花厅里,云瑾端茶奉上时,顺便给商音通了气。
    付临野知道他们这儿有八卦可听,一下朝马不停蹄地就赶过来讨茶喝,抱憾得不行,“你们晚上闹得那么刺激,怎么也不带上我!太不够意思了,亏得我还替你们打掩护。”
    “拯救太子,皇宫逃亡,最后天降正义……不比外面的话本子精彩吗!我就算打架帮不上忙,替你们喊两声救命还是凑合的啊,小爷嗓门可比禁军嘹亮,一个顶十!”
    隋策坐在边上掀开盖碗,头也没抬,“得了吧一个顶十,你当去玩的?”
    “突发的意外谁料得到,反贼要起事前难不成会大张旗鼓,搞得人人皆知吗?再说我光是护着他仨都够呛了,还带个你。”
    梁国丈一下狱,他现在顺理成章洗清了罪名,摇身一变又是清清白白的大将军了,连语气都高贵起来。
    付临野在那头啧啧他,拿手里的茉莉花去扔一旁的方灵均,“诶——”
    “大才子,你们家那边有什么话说吗?”
    朝廷没有不透风的墙,尽管判决还未下来,各方的猜测早已沸沸扬扬,虽然不让明讲,其实众人都心领神会。
    梁少毅这回算是一把火烧了个大的,血本无归。
    如今就看陛下念不念旧情,皇帝的心是硬呢还是软。
    方家乃这案子的主审之一,方阁老没道理不告诉自己儿子。
    方灵均倒是不瞒着他们,“证据确凿,梁少毅也并不否认,所以流程上走得很快,只是他怎么都不肯画押,非说要见陛下一面,还要单独见。”
    他摇摇头,“上面没有应允。”
    “肯定不答应的。”商音合上茶杯,不以为意,“他当自己是什么人,说见天子就见天子?何况谁知道他安的什么心,锦衣玉食尚且妄图弑君罔上,更别说做阶下囚了。”
    反正这桩案子画不画押也无关紧要,最后都逃不过斩立决。
    不仅是他,包括梁敏之,梁家宗族,还有与之来往的朝中大小勋贵。梁雯雪自不必说,她可是亲手给皇帝的汤药做手脚……但事关太子,或许另有考量。
    “想来想去,到底是我父皇高瞻远瞩。”
    商音眸中闪着光,不由抚掌赞叹,“早看出梁家心怀不轨,特地装病诱他们上钩,要不怎么说姜还是老的辣呢?”
    姓梁的多少年的根基,在朝堂上几乎快把文武百官扎透了,也就年初周伯年的事对他稍有影响。
    若不是瞧着鸿德帝奄奄一息,纵然他们这边查出大石子村的来龙去脉,他也未必会那么快狗急跳墙对皇位下手,之后恐怕有得磨,哪会如今日这般大厦一夕崩塌。
    “像我就笨笨的,只会揪着点小事儿做文章。唉,要是一开始父皇能告诉我就好了。”她想起闹的这场和离就觉得亏,“也不至于中间受这么多惊吓……”
    听商音提起鸿德帝,隋策喝茶的动作倏忽一顿,他埋在茶碗下的脸隐有所思,很快打趣着岔开话题:“你还笨?你那份圣旨以假乱真连内阁都没发现端倪,幸好你是个女儿家……”
    说着他一副想起什么的模样,转向方灵均,“皇上没怪罪吧?”
    他提到这个,商音顿时也有几分紧张。
    无论如何伪造玉玺,模仿天子字迹可是大罪过,追究下去不是闹着玩的。
    “小方大人……”
    方灵均执杯盯着水中茶叶轻轻一笑,抬眸望向她,“我此番正是为这个而来。”
    他站起身,“先前梁氏叛乱危及皇室命脉,公主和将军舍生忘死,功不可没,陛下商量着得好好嘉赏一番,所以不日应该各有晋封。卑职在此,先给两位道喜了。”
    假传圣旨不是小事,商音起初以为至少能将功补过,着实没想到会有晋封,她不免意外地上前,半是欣喜半是疑惑,“父皇真的没生气?”
    方灵均含笑,“陛下一向偏爱公主,怎么会真生你的气呢,再说这也是事出有因,乃受梁氏逆贼的迫害所致,其情可悯,其行可恕。”
    一说到“偏爱”,商音瞬间便欢喜起来,不自觉地点头,“也对,也对。”
    “唉,这下就好了。”
    她握拳踏实地安了一颗心,“皆大欢喜!”
    公主心情格外舒畅,打了个响指吩咐道,“今天是个好日子。”
    “快去准备祭品,我要给我娘上柱香。”
    方灵均见状,颇为识相地告辞离开。
    今秋上前来收拾果盘,挑着眉朝付某人敲边鼓:“我们公主要祭奠贵妃,人家小方大人都避嫌了,你还不走?难不成想留下来吃中饭啊。”
    付临野把剥好的花生米吃进口中,百般不乐意地努努嘴,甩着他没换的官袍大袖,扑棱蛾子似的跟上方灵均。
    隋策翘腿坐在帽椅里,唇角轻扬,一副悠然自得的神态看付临野被人赶,有滋有味地抿了口茶水,愉悦地咂咂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