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仙 第83节

    穆重昼已死,浮沧溃败,魔修只是一盘散沙,长离宗主陆决身死临仙殿,长离群龙无首,早已依附于他,其他仙修不过是跟着前来讨一杯羹的,真相是什么早就不重要了。
    开弓没有回头箭,这场战打了一年,已到分胜负的时候,谁还有耐心听这些恩恩怨怨?
    “越道友,不必与他们多废唇舌,没有意义了。”凌佑安朝越颂曦摇了摇头。
    一场战打了这么久,哪是一席话就能改变的?
    “还是凌道友识趣。”靳楚道,“既然如此,便将你们那小徒弟云繁交出来,我许能免你们形神俱灭,放尔等入轮回。”
    “你做梦!”越颂曦怒斥一声,身上绽起冲天黑光,朝他飞去。
    靳楚冷冷一笑,震袖而起,随手划过,一座山峦被削下,压向越颂曦。只闻“轰”一声,山峦被越颂曦手中黑光撞得粉碎,沙砾成雨,又似利刃朝四野散开,越颂曦穿过尘烟,逼向靳楚。靳楚的身影却是一失,再出现时已在越颂曦身后。
    冷冷的哼声响过耳畔,越颂曦只觉后背生冷,杀气来袭,她却已不及回手,眼见要死在靳楚手中,电光火石间,却有股可怕的魔气,化作鬼爪缠到靳楚手上。
    靳楚神情微沉,动作一滞,便叫越颂曦从自己的杀手之下逃开,他也不追,只朝着魔气来的望去。
    仙雾氤氲的沧云浮海,不知何时聚起了血云。血云压在万妖海后阴森诡序的黑色棘山上,像一片滴血的晚霞,闪动着妖异的光芒。
    “强者为尊,这句话说得真好。”森冷的声音自那片血云中传出,“正好,我也不爱与人废话,希望你也记住你今日说的这句话。”
    随着这一声冷语,万妖海上掀起巨浪,一只庞大的赤蛟从巨浪中探出身来,张着可怕的蛟口对着靳楚嘶嘶吐信,有道身影撕破血云飞出,落在赤蛟头上。
    那人身着锈红色战甲,脸罩玄色面具,只露一双黑白分明的眼,雌雄莫辨,却让在场所有上修尽皆失色。
    就连靳楚也变了脸色,道了声:“曲悲楼?”
    越颂曦亦怔怔看着救下自己的人,喃道:“师尊……”
    站在赤蛟头上的人却缓缓取下面具,露出张千娇百媚的脸庞,朝着浮沧山诸弟子微微一笑。
    “你到底是谁?”江锋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是浮沧山的小师妹云繁呀,怎么江叔叔不认得我了吗?”云繁又是一笑,问道,“师叔,我师兄人在何处?”
    凌佑安等人没有开口,只朝着九霄浮海阁看了眼。
    云繁叹口气:“师兄动作太慢了,少不得我先替他守守山门。”
    语毕,她目光一变,杀气毕露望向靳楚,再无先前娇俏笑颜,扬声冷道:“传我军令,非浮沧弟子,杀无赦。”
    随着这一句话,红云之下传来雷鸣般回应:“遵令。”
    缠绕在妖域山峦之上的荆棘如蛇般游退,露出一条宽敞的石道,无数黑衣魔修自那条石道飞出,乌泱泱一片朝着浮沧各大山脉掠去,刹时间,魔气汹涌,浮沧山染得非仙非魔,震得一众仙修惊疑不已。
    “就凭这些乌合之众,也想与仙修对抗?”靳楚看着如黑色流星般飞落各山的魔仙,波澜不惊道。
    这批魔修的人数不算多,约有千余名,也只够勉强抵挡在场的仙修大军们而已。
    “乌合之众?”云繁站在蛟蛟脑袋上,冷笑道,“我西境三大魔修齐出,各领魔军分三路已入九寰仙界腹地,长离位南,昆虚位北,还有其他几个大宗派,你们的精锐都集中在此,可想过自家仙山宝境没有?”
    此语一出,群修尽皆色变,私语声大作,沸沸不止,就连靳楚也渐渐镇不住。
    “用一个浮沧山换诸位手中的资源,算来是我们赚了。”云繁继续笑道。
    几道急光闪起,还没等其他几个宗门的修士和留守山门的同门传上音,那头就已经传来山门被围攻的急信。
    包括长离宗在内十数宗皆受围攻。
    一时间,众修慌作一团。
    靳楚脸色难看地接过自家弟子递来的传音信物,昆虚亦不例外,被大批魔修围攻。
    “如何?你们是要留在这里与这么多人分这杯浮沧的羹,还是回去守住自己的家门?这笔账,可算得明白?”云繁摸着蛟蛟的红色龙角,问向众人。
    很快,靳楚身后便有修士浮起抱拳致歉道:“靳仙尊,实在抱歉,宗门有难,我等需即刻赶回支援。”
    随着这一个人开了口,越来越多的修士开口退离,长离宗的修士也开始左右为难起来。
    人走得越来越多,自家宗门也频频报急,靳楚的脸色变得难看。
    “靳楚,所有人都走得,唯独你……别想走!”云繁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和他布局千年,防得
    的就是这一刻!等的就是你!”
    他?哪个他?
    靳楚狐疑地望向云繁,脑中电光闪过,神情骤改:“穆重昼……还活着?”
    “不,他死了,和曲悲楼一起,死在你手里!”云繁道。
    曲悲楼死在千年前他设下的毒计中,而穆重昼则在两百年多年前,被他炼成了尸傀……他为了救她倾尽所有,料到必有天谴,知道自己再回不了浮沧,却恐若自己不在,则浮沧不保,幼弱的她亦无人可护,来日必将陷入绝境,故在离宗之前,替他们铺好了后路。
    万妖海、别鹤海、龙棘渊,并那三件法器,皆是他在离宗之前为今日所设。还有那一缕元魂,在他离宗之前便已分出。但彼时元魂之体境界尚弱,他恐叫人看穿这万般筹谋,便封改了记忆化名留年,被他带回浮沧山悉心教导,认作弟子,直到浮沧临劫。
    这一切,既是为她,亦是为浮沧,两相不负。
    而这些,却随着他被炼为尸傀而无从出口,他只来得及在身陨之前将记忆篡改,以瞒过靳楚的搜魂。靳楚仅从穆重昼的记忆中得知,对方一直在查找当年归溟的元凶,并且已经查到他的头上,以及越颂曦会上浮沧山之事,是以将计就计,控制尸傀与越颂曦联系,借着三宗剑试之机布下“穆重昼”杀陆诀之计,坐实浮沧与越颂曦等魔修勾结之罪,以此为借口,挑起仙界争战,并镇压那批魔修,一箭双雕,却不知……一切的一切,仍然没能摆脱穆重昼临死前的布局。
    他虽身死,却仍要护着她和浮沧。
    活下来的人,叫云繁和萧留年。
    随着她这一句话,万妖海正中的九霄浮海阁上银光冲天而起。
    身负倾海剑,一手擎大宙印,一手托隐山炉,萧留年自那片银光间踏空而来。
    作者有话说:
    感谢在2022-08-06 12:55:36~2022-08-07 13:50: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孩子气的我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夜弥、雨 4个;潇潇0411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白栀暖桃璎 40瓶;千若魅 10瓶;日光倾城 5瓶;pumpkin 4瓶;雨 2瓶;格格巫(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88章 绝战
    靳楚眉头大蹙, 他察觉到了一股让自己恐惧的气息,正从万妖海上的九霄浮海阁……不,应该说是萧留年的身上传出来。
    那是种让他熟悉的, 充满悲悯的温柔气息, 没有太多逼人气势, 这本就是萧留年身上的气息, 像极他的师尊穆重昼,只不过今日这股气息更加浓郁,添加了属于上修大能才会拥有的浩然仙威,于是便有了这如同世间的山川湖海与广博天地般可以包容万物的气息。
    这是让人极其舒服的气息,但对靳楚来说, 却无比扎心且, 这唤醒了他本能的恐惧与属于旧日的记忆, 那些无处不在的对比,将他衬得像阴沟里的老鼠——睥睨天下高高在上的仙,其实藏着一颗卑劣阴暗的心。
    他的眼角不自觉弹动了一下,目光变得阴狠, 那抹从容不迫的淡漠生起裂纹,没等萧留年走到岸边,也没给他说话的机会,就出了手。
    属于返虚期的力量由他手中碾向四方。毁天灭地般的杀力以沧云浮海为中心, 向浮沧四周震荡开,所过之处,山石草木尽化齑粉,便连那些原本追随于他却离开的修士, 也都受到冲击, 在这可怕的力量下经脉寸断。
    他像憎恨穆重昼一样, 憎恨萧留年和这座浮沧山。
    云繁一句话都还没与萧留年说上,就感受到这股恐怖的力量,她只与他一眼交错,掌中祭出五色鹤羽,双手翻飞疾速掐诀,万妖海中裂口再现,两海相通,仙魔气受她召唤,带着无上力量冲出裂口,化作黑金双色的龙形。
    “隐山炉,升!”那厢萧留年停下脚步,眉不惊眸不动地祭起手中隐山炉,仙魔双色龙飞至他脚下,驮着他稳稳而起,将他送到云繁身上。
    萧留年不管身边情势如何,只交由云繁应付,手中法诀翻飞如蝶,神秘而浩瀚的仙力从隐山炉上释放出来,山峦虚影浮现,渐渐变大,竟化作庞大山脉的透明虚影,与整个浮沧山的万千山峦重合。
    刹时间,那股毁天灭地的力量,被隐山所纳,震动停止,山石不再倾塌,四野修士从惶恐之中渐渐回神,而后仓皇向浮沧山外逃离……
    啪——
    一声细响,隐山炉却在此时绽起一道裂纹。
    穆重昼的这件本命仙宝,竟有崩溃的迹象。
    “返虚圆满期?”萧留年沉忖道。
    能一击就破坏了隐山炉的境界,非返虚圆满期的境界不可,这比他们先前对靳楚境界的判断,要高出了许多。对方藏得太深,他们低估靳楚的境界了。
    “难怪非要六柱灵根不可。”云繁亦是挑起眉梢。
    返虚圆满期已是临仙境界,再往下就是接雷劫飞升上界,可他这境界修得本就不堪,道心也未领悟,能修到这一步已是极致,想接雷劫是绝无可能的事,而纵观九寰仙界,能够助他承受天雷并拥有全新天赋的,只有六柱灵根。
    仙魔双色龙已将萧留年送到云繁身边,两人依然没有对话,只互望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有惊无惧的目光,忽化浅笑。
    靳楚一击未成,冷笑两声,翻掌祭出暗青色天绝牌,牌分五枚,每一枚都蓄金木水火土五绝术,被他逐一掷出,化作五道光芒朝萧留年攻去。只是还没逼至萧留年面前,万妖海中已然掀起巨浪,巨浪从半空落下,化作粘稠之力,将那五灵之术缠住,一道血影穿透这层巨浪飞出,朝着靳楚掠去,正是已化蛟形的蛟蛟。
    云繁站在蛟蛟的脑袋上,只将那方玄青面具覆上自己脸庞,刹时间,她周身气势顿改,只剩滔天杀意与魔气,手中化出一柄长戟横扫而下,早已弥漫四周的仙魔二气随她而动,攻向靳楚。那厢萧留年亦未留手,掐诀祭出大宙印,紫印飞到半空,化作山峦大小镇在了靳楚头上,印章底部的四仙图清晰可见,几道光芒闪过,四仙虚影脱离印章,化作两男两女四名上仙,将靳楚围在正中,以这四人为界,半个沧云浮海都被笼在其中,成为他们的斗法战场。
    上修斗法万物皆毁,不能叫他们毁了浮沧山,是以大宙印为界,隐山炉为御,将浮沧山与他们三人的斗法阻隔开来,但靳楚境界太高,大宙印和隐山炉也只能撑得一时三刻。
    “倾海!”萧留年此时方厉喝道,人从黑金龙上掠起,只闻“铮”地一声脆响,银亮的倾海剑出鞘,自动飞入早已化作流星的他的手中。
    刹时间,凌厉剑意肆虐,倾海一剑可摧四方,只闻得“哗啦”的声音响起,四周不见海浪却闻浪声,剑作海,海作剑,与云繁手中长戟所化的血色长影同时朝着靳楚掠去。
    站在浮海沧云上的凌佑安诸君,与散落各山头早已停战的修士们,感受到这倾天覆地的力量,不约而同为其所震,皆仰头望向被青光笼罩处,尽管那三人的身影已经看不清了,但他们依旧屏息盯着。
    也不知多久,仿佛只是瞬间,又仿佛过了多年,众人终于看到三道身影分落两端。
    云繁落回蛟蛟头上,脸上的面具与那隐山炉一样,浮现无数裂纹,似乎下一刻就要碎去,萧留年脚踏海浪浮身半空,唇瓣染血,手里倾海剑嗡嗡颤抖不歇。
    “哈哈哈……”与二人相对而立的靳楚忽然仰天长笑,“就算你穆重昼百般筹谋又如何,境界之下,凭何与本尊斗?!”
    他已然看出,云繁与萧留年二人的境界,并没达到旧日曲悲楼和穆重昼的实力,只在化神期中后期而已,之所以有能力与他一战,凭借的不过是他们彼此手中属于前人的法宝和余力,以及这万妖海和别鹤海的力量。
    说话之间,他手中已经聚起黑光。
    “师妹。”萧留年拭拭唇,脸色虽白,神情却依然自若,“记得师兄教你的天衍诛邪阵吗?”
    “当然记得!”云繁应道。
    “浮沧众修听令,起阵诛邪!”萧留年踏浪飞出,只将倾海剑祭于身前,朗声道。
    这一声传遍浮沧千山,站在沧云浮海上的凌佑安、一念、江锋、出海月、风兰雪、柳昭、孟不洗并各峰弟子,千仞峰的苏长晏,太华山的钟敏心,紫宸峰的慕渐惜,玄鹰山的霍危,甚至就连越颂曦,都随着众人,同时掐起道诀。
    “诛邪从心,令随神动。天衍大道,邪祟尽除。”
    云繁娇脆的声音与萧留年清亮的声音同时响起,天空中忽然窜过无数银电,朝着大宙印所在的方向聚来。
    “诛邪从心,令随神动。天衍大道,邪祟尽除。”四野同时响起同一句话,无数道银光从浮沧山的山野间直冲云霄,化作一道道细电,游向大宙印,再以极快的速度涌入印中,大宙印的底部云团翻滚,蛇电窜行,浩浩天威传来,仿如雷劫,四仙脸上已生怒相。
    靳楚眉头顿蹙,他感受到了这股让人发抖的天威神力,竟蒙生退意,怎奈大宙印下,避无可避。
    而随着这股堪比天雷的神威聚集,噼啪数声,隐山炉和大宙印上同时生起无数裂纹。
    云繁与萧留年二人以化神之躯,顶着这巨大压力,目凝神聚,再无半分留手,各施全力,只闻得“轰隆”一声雷响,一道银电从大宙印的云团图中正对靳楚落下,被靳楚手中黑光裹住。
    炽烈光芒随消失,天地仿如陷入无力黑暗般,地动山摇,从浮沧山一路传递到九寰各处。
    靳楚的神情却愈加狰狞,那点被黑暗吞噬的银光渐渐透过黑光,化作无数箭矢,又似细电,落在靳楚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