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她只想搞学习 第61节

    段宜恩看出她情绪不高,安慰道:“他这段时间鞍前马后,确实也挺辛苦,就当给他放假了,让他舒坦几天!反正他在家里,能惹出什么乱子。”
    他不惹乱子,不代表乱子不惹他。
    舒欢心神不宁,虽然面上不显,还是正常上课刷题,但是内心已经疲惫至极。等挨到大课间,脑袋沾到课桌上,便瞬间沉沉入睡。
    舒欢睡得昏昏沉沉,还做了个梦,梦里光怪陆离,只觉得自己仿佛身在迷雾当中。场景转换,浓雾散去,赫然出现陆绪的身影,布满血丝的双眼全是惶恐和无措,双手不停地颤抖着,不知道沾了谁的鲜血,正滴滴答答地往下落,消失在黑暗里。
    “舒欢,舒欢!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声音越来越远,舒欢在梦里喊不出来,想冲过去抓住他,却一直够不着,每次都只差一点点。
    最后一次只觉一脚踏空,如坠深渊。
    舒欢浑身一颤,猛地醒来,左手胳膊撞到了桌上的铁质水杯,哐当一声砸在地上。刺耳的声音重重地扎在了她的心弦上。
    不祥,太不祥了。
    舒欢弯腰捡起水杯,此时的教室暗沉沉的,她瞥了一眼窗外,空中早已积压着厚厚的乌云,像盖了几层大棉被似的,遮天蔽日,让人透不过气。
    这场大雨迟早要下的,舒欢想。
    等到放学,舒欢独自回了宿舍,决定直接陆也打电话。
    她有直觉,这事多半跟陆也有关系。如果真的只是她想多了,那自然皆大欢喜,哪怕被他冷嘲热讽也无所谓。如果确实因他而起,这也是最快最直接的方式,能够打探到事情的最新进展。
    陆也接电话比她预想得快速,舒欢也懒得寒暄,直接开门见山道:“陆绪前几天说是回家给爸爸庆生,现在还没返校,电话也联系不上,我想问下他还在家里吗?”
    陆也简单回了一个字:“在。”
    在家就好,只要不是阴曹地府,不是在医院,不是在派出所就好。
    舒欢接着问道:“能不能让他接个电话?”
    “恐怕不能。”
    舒欢心头一滞,“发生什么事了吗?”
    对面停顿了两秒,语气依旧是听不出任何情绪,“一点家务事,家丑不可外扬,具体的不太方便告诉你。”
    “家务事”“家丑不可外扬”这些个字眼在舒欢脑子转了一圈,无数个念头疯狂涌现又快速退去,沉淀出一点点实际的猜测。
    既然是家务事,那就说明是可以一家人关起门解决的事,以陆绪的性格和年龄,顶多就是打打架,谈谈恋爱,这些都不至于是“家丑”。但是他确实又被连累了,而且连累得不轻,以至于不能出门,也不方便与外界联系,那说明这件事很可能跟他妈有关。
    毕竟周柔卿也是陆也的重点仇恨对象啊!这世因为舒欢的出现,陆绪可以说是改变得彻头彻尾,但是周柔卿有没有什么转变,这就难说了。
    陆也这是对她下手了?
    周柔卿出轨被发现了?
    有可能,极有可能!舒欢根据他的只言片语这么一脑补,稍稍安了心。
    舒欢没有继续打探什么事,换了问题:“那他近期还回学校吗?再怎么说,高中毕业证还是得拿到,总不能混个初中文凭吧?”
    陆也似乎是轻笑了一声,显得有些漫不经心:“这些不用你操心,我们家自然会有安排。倒是你,高三党就该以学业为重,别总把心思放我弟身上,耽误了你考上大学远走高飞。”
    舒欢同样略带了点笑意回道:“你说得对,毕竟你们是一家人,他要是犯了什么错,你们教训教训也就是了,总不至于下狠手。”
    挂了电话之后,连日来的胡思乱想和惴惴不安通通落了地,仿佛被抽掉了精神气一般,无情无绪地呆坐椅子上。
    她知道陆绪暂多半是不会回校了。
    这次他算是栽了,栽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目前看暂时应该是全须全尾,不至于缺胳膊少腿。希望他不要冲动行事,做些不可挽回的事。她如今顶着个未成年高中的身份,有心无力,鞭长莫及。
    只能等,等他来找自己。
    没有陆绪的日子,犹如疾风骤雨的高三像是被开除了艳阳天,显得没滋没味。
    舒欢将自己调成ai模式,每天重复着吃饭、睡觉、刷题,偶尔看一眼手机,让自己即将麻木的间隙,保留着一丝丝期待。
    这天深夜,舒欢按部就班进入睡眠环节,睡也睡得浅,恍恍惚惚中听见了轻微的震动,极短,只有一声就挂断了。
    舒欢抄起手机,快速打开屏幕,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她第一直觉就是陆续打来的。
    她掀开被窝,披了一件外套,蹑手蹑脚地躲到阳台。冷风呼呼地吹,跟刀刮一样,瞬间把她灌个透心凉,捏着手机,回拨了刚刚的号码。
    深夜万籁寂静,只剩风声,呼吸声,还有手机传来单调枯燥,让人逐渐不安的等待声。
    在即将挂断的最后一声中,电话终于接通,舒欢紧张地“喂”了一声。
    对面没有回应,她迫切地问了一句:“是陆绪吗?”
    “我好想你。”
    在接下来的几分钟,舒欢终于从陆绪口中得知事情的经过。
    简而言之,周柔卿被时瑶设计投资圈套,全部身家被骗了个干净,找她算账的时候竟然发现她还和自己多年的情人有染,瞬间崩溃,大闹一场。争执期间,不小心误伤了时瑶,也被恰好赶到的陆建安和陆也撞见。
    几天之内,陆绪的世界天崩地裂。
    亲妈背叛父亲多年,还要面临牢狱之灾,对自己照顾有加的江叔竟然是妈妈的情人,疼爱自己的父亲也翻了脸。
    “我爸要把发配到国外了。”陆绪停顿了一瞬,似乎在平复情绪,嗓音变得干哑、低沉,不复往日的清亮、干脆,甚至隐约带着一丝哽咽,“明天就走。”
    陆绪心有千言万语,却无从说起。他想见一见舒欢,抱一抱她,想让舒欢等他回来。但是此时的他一无所有,失去了家庭的光环,没了以前的潇洒肆意,对于未来,他连自己都不确定,他还有什么立场和勇气让人家等他。
    这边的舒欢同样沉默,对于这样的结果虽不意外,但她仍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这个话题,任何承诺在此刻都显得苍白,仿佛深夜的寒风一吹就散。
    “那你一定要保重。”
    ——————————
    五年以后,在向宁的婚礼上,舒欢久违地遇见一同前来的陆也。
    如今的他早已继承家业,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负责人,西装革履,矜贵英俊。
    两人心平气和地打招呼,一同为这对新人祝福,看着幸福明媚的新娘,舒欢有些感慨:“没想到兜兜转转,结果新郎不是你。”
    陆也也笑:“我只想她幸福就好,至于给她幸福的是谁,这不重要。”
    舒欢抿了一口红酒,并不看他,“眼下可算都称心如意了?”
    “这么多年你一直对我避而不见,是不是还在怪我?”
    她自然知道当年那些事情是他一手策划,只是如今她早已无意去指责谁,不见他,单纯是不想见。
    她轻轻摇了摇头:“立场不同,没什么怪不怪的。”
    陆也看着她,半晌道:“陆绪回来了。”
    舒欢不敢相信道,“什么?”
    陆也苦笑:“那边说他去年就回来了,但一直没有回家,这些年,他从不和家里主动联系。我爸年纪大了,心也软,嘴上虽然不说,其实心里很想他。如果……如果他后面找你,麻烦你代为传达下,就说,家里永远有他的位置。”
    舒欢在他说完第一句话的时候,已经神游了,后面的一堆话完全没听清,脑子里只剩一个念头——陆绪回来了,而且没有找她。
    舒欢还想细细问两句,这时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是伴娘段宜恩接到了新娘的捧花。她如今瘦身成功,自信大方,更不可思议的是,大学毕业后她竟然和季升何在一起了,看样子也是好事将近。
    热热闹闹的婚礼结束后,舒欢婉拒了一圈人的邀请,独自回到了住处。
    当初她说要远走高飞,其实并没有飞多远,毕业后又回到了这座城市,单独租了一套房。沈素婉和陈敏俊修得正果,还有了一个漂亮的闺女,再跟他们住一起就不合适了。
    舒欢在婚礼上喝了不少酒,晚风一吹,整个人有点晕乎。
    她住的小区门禁不严,大多都是在附近上班的,合租的也多,人来人往,她隐隐感觉有人跟着她。
    在经过一盏路灯的时候,她突然停住脚步,猛地回头,定睛一看,五米开外果然有一个人形迹可疑,此时正犹豫着该不该躲。
    对方身量高大,戴着一顶棒球帽,陷在阴影里,看不清长相。
    舒欢心里泛起一丝激动,向前走了几步,眼睛突然一酸。
    是他,糙了,黑了,也更冷硬,更稳重了。
    “还不过来抱一下吗?”
    正文完
    第55章 番外
    小区不远处有家咖啡厅,味道不错,有格调,又安静,舒欢有事没事会来坐坐。
    此时两人相对而坐,久别重逢的欢喜退去以后,慢慢涌现出一股让人不知所措的生疏。
    五年的时间足够久,久到昔日的亲昵和随意都变得不合时宜,让彼此间的问候也变得小心翼翼。
    舒欢看着眼前的青年,眉眼依旧英俊,轮廓棱角分明,青涩和张扬已然不在,取而代之的是被生活狠狠打磨出来的内敛和沉稳。
    她轻轻搅动着咖啡,斟酌着打破沉默:“什么时候回来的?”
    “去年国庆前回国的,在a市待了一段时间,近期才回来。”
    舒欢端起咖啡杯,心不在焉地抿了一口,笑道:“这么久都没想着联系我呀?”
    陆绪抬头看向她,看着比以前更耀眼的女孩。半长的头发黑黑亮亮的,穿着一身浅色套裙,秀气精巧的珍珠项链显得脖颈修长优美,因为参加婚礼特意化了淡妆,比学生时代更明媚动人,平添了几分成熟的优雅。
    陆绪看着看着,突然有些委屈。这些年,他无时无刻不想着联系她。
    当年他遭逢突变,稀里糊涂就被他爸二话不说送到国外,在陌生的环境饱受冷落,茫然彷徨时整夜整夜想她,想跟她诉说衷肠。可是他也明白,那时她正值高考关键时,自己既然不能帮她陪她,就别耽误了她。
    后来他慢慢适应了国外的生活,舒欢也进入了大学,这时想联系她,他却踌躇着自己以什么身份联系,男朋友?以后以什么关系相处,跨国恋?他连自己的未来都不确定在哪,又拿什么维系这段感情,还不如不给对方念想,让人家痛痛快快地开启新生活。
    再往后,越发想联系而不敢联系了,总想着等自己更稳定了,更好了,结果一晃就是五年。时间越久,贸然联系就越显得唐突。
    今天遇上,纯属巧合,他朋友刚好住这附近。
    舒欢见他不答,也不为难他,随即开玩笑道:“也没想着联系你妹妹宜恩?够心狠的,她可是想你得很。”
    陆绪闻言笑了一笑,问:“她现在怎么样?”
    舒欢答:“好极了!她瘦了好多,变化很大,你见了都不一定认得出来。现在有对象了,眼看就要好事将近,你猜猜对方是谁?”
    “是我认识的?”
    “没错,就是那个长得像教体育的英语老师!”
    “我记得他,身材很猛。”陆绪脑子里回忆了一圈,笑道:“没想到我妹子还挺厉害,赶了一波师生恋的时髦。”
    “还记得向宁吗?今天结婚了,刚参加完她的婚礼。”
    “有点印象。”陆绪其实想问问她有没有男朋友,话在嘴边溜了一圈,又咽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