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她只想搞学习 第60节

    跟陆绪互道晚安后,舒欢反而没了困意,冲完澡之后,躺床上辗转反侧。
    一晚上心神不宁,第二天一大早,舒欢便顶着两个大黑眼圈提前返校。
    沈素婉虽然有点心疼,却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把她的书包装得满满当当的。
    这孩子自打来到身边以后,安生的日子没过几天,一路鸡飞狗跳的,医院都进了好几趟,她内心愧疚得很。
    眼下她们相依为命,孩子一心向学,作为家长要是期期艾艾的倒是拖后腿了。
    舒欢没让陆绪来接,两个人约在学校见面。
    倒不是她心疼男友,舍不得他大清早来回跑,主要是想尽量降低三人碰面的几率。
    周六早上的教室,空荡荡的,难得的安静,只有微风偶尔掀动课桌上的书本。
    舒欢大老远就听见陆绪的脚步声,风风火火,火急火燎,转眼就蹦到她跟前。
    “你干什么这么急?”
    “见女朋友当然急……”待看清她脸上尚未消掉的红点子,顿时愣住了,随后浓眉一皱,双目圆瞪,“这,这是怎么了!才一晚上没见咋就毁容了!”
    舒欢还有心情跟他开玩笑:“毁容了怎么办?退货嘛?七天无理由。”
    “你想得挺美!不退不退!”陆绪捧着她的脸细细端详,满眼心疼,“怎么搞的?去了医院看过没?”
    “去过了,没什么事,就普通过敏。”
    舒欢掐头去尾,言简意赅地把事情经过大致讲了一下,巧妙地将陆也从整个事件当中摘了出去。
    倒不是她心虚隐瞒,只是陆绪只要遇到陆也就化身易燃易爆品,一点就着,眼下这当口,还是少节外生枝的好。
    “就该全天24小时陪着你,一分开就这样了。”陆绪重重叹了口气,“果然,你没了我不行!”
    “不往自己脸上贴金难受是不是?”
    “我不贴金,我贴贴你。”陆绪一把把她抱住,顺便在脸上吧唧了一口。
    “是越发臭不要脸了!”舒欢最上骂着,倒也没有推开他,顺势靠着坐下,享受难得的惬意时光。
    陆绪是满面春风,嬉皮笑脸道:“我现在是你男朋友,就算是臭不要脸,那也是光明正大,合情合理地臭不要脸。”
    随后又说:“以后想吃什么水果告诉我,我给你买,给你洗好切好,你最近天天熬夜刷题,得多补充补充维生素。对了,除了芒果,你还有什么过敏的吗?”
    舒欢想了想,回道:“应该没了。”
    “行。”
    过了片刻,舒欢问道:“你就甘愿每天这么伺候我啊?”
    陆绪想也没想,回答得理所当然:“愿意啊,我伺候自己媳妇不是天经地义吗?”
    “毕业以后,我去哪你去哪?”
    “对啊,咱不是说好了嘛!我服从领导安排!”
    舒欢轻轻“啧”了一声,微微仰头,抬手摸了摸他鼻尖那颗浅淡的痣,“没想到你还挺恋爱脑。”
    “我不管什么脑不脑的,反正你不许始乱终弃!”
    舒欢又问:“那你不管你爸妈啦?你妈舍得你去外地吗?还有你爸的公司?”
    “我的事情我自己能做主!公司以后给陆也好了,反正我也没有经商的头脑,每年给我点分红就行。”陆绪不争不抢,且非常有自知之明。
    事实上,她妈那些明里暗里的小手段他也看在眼里,他并不是真傻,只是对这些颇为不屑,觉得没意思透了。
    他现在有自己的追求和规划,与其在家里勾引斗角,不如去外面博一番天地。
    舒欢心里暗暗感慨。
    上一世他跟陆也抢家产抢女人抢风头,只要是陆也感兴趣的,他都要一较高下,争个你死我活。
    怎想这一世,一切都变了,他竟然变得这么无欲无求。
    这当然是好事,只可惜,就怕树欲静而风不止。
    舒欢往他怀里挪了挪,转了话题,语气是少有的正经:“你性格急躁,容易冲动,遇事千万要冷静,三思而后行,能讲理就讲理,讲不了也别动手,不然很容易吃闷亏。耍心机手段你不会,但是也要留个心眼,不要别人一激你就上头。”
    陆绪被她突如其来的说教弄得一脸问号,“好好的说这些干嘛?这不是你的风格啊!教导主任附体啦?”
    “好好听着!”舒欢拍了一下他的臂膀,“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信任我!”
    “行!我听你的!领导说什么就是什么!”
    “别油嘴滑舌,要记在心里!”
    “没问题,绝对谨记在心,每日三省!”
    接下来,又重新回到枯燥又充实的日子当中。舒欢没日没夜学习刷题,陆绪勤勤恳恳做好后勤,伺候好她的一日三餐,外加饭后水果。
    小恩看着保鲜盒里洗好切好,码得整整齐齐的各式水果,尤其是那剥得干干净净的柚子,整个人都沉默了。半天才幽幽感慨道:“我哥这回可算是栽你手里了!瞧他这鞍前马后,任劳任怨的样子,这哪里是男朋友啊,简直就是男仆呐!你可得好好待他,不要高考结束就远走高飞,再一脚把他踹了!”
    舒欢还在看刚发下来的试卷,眼睛都没抬:“你觉得可能吗?”
    “理论上不可能,但万一呢?”段宜恩吃了一块剥好的柚子,“我哥除了高点帅点,外加有点钱,对你好,也没啥其他优点了!万一哪天你喜欢上个有才华有内涵的怎么办?”
    舒欢对这次的随堂测试结果比较满意,这会儿也放下试卷,心情颇为放松,捏了一个车厘子放嘴里,“像我这么肤浅的人,怎么会喜欢有内涵的?你放心,我会对他负责的。”
    “我想也是。”段宜恩环顾四周,有点纳闷,“他人呢?平时都是见缝插针地围着你转,今天怎么不见人影?
    舒欢:“他爸今天生日,回家给他爸庆祝去了,明天早上才回。”
    陆建安这回算是对陆绪刮目相看了。
    他这个小儿子一直都是上天入地,不停作妖,浑身长满倒刺,看谁都不顺眼,逮谁就扎两下。尤其跟陆也不对付,天生水火不容,也是没办法,谁让不是一个妈生的呢?
    可是这小半年,肉眼可见地看他脾气收了,毛也顺了,一家人也能和和气气坐一起吃饭了,他这个老父亲不可谓不欣慰。
    晚饭过后,陆绪躲到院子抽烟。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在想舒欢晚上吃的啥,要不要发个消息问问,又觉得自己过于黏人。
    他在心里笑骂了一句,谈个恋爱变得婆婆妈妈的!
    就在这时,陆也跟了出来,他用余光瞟了一眼,没搭理。一手夹着烟,一手揣着手机,给舒欢发了个消息。
    陆也盯着他看了半晌,黑沉沉的眼眸依旧没什么情绪,然后内心却思绪万千。
    眼前这个弟弟,一直都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想到他前世的所作所为,更是更不能饮其血,啖其肉。他带着满腔的恨意重回这个世界,就是要保护他所爱之人,毁灭他所恨之人。
    然而,舒欢不是原来那个“舒欢”,陆绪也随之改头换面,向宁和爸爸都安然无恙,貌似一切都在朝着他期待的完美方向进行,他却显得有些无所适从。
    “你盯着我干嘛?吓我一跳!”
    陆绪和舒欢简单地聊了两句,互道了晚安,他心满意足,正要打道回府,冷不丁看见陆也背光现在那里,表情晦暗不明,闷不吭声的,怪瘆人的!
    陆也幽幽开口:“我还以为你整天忙着谈恋爱,早就把这个家忘得一干二净了,难为你记得爸的生日。”
    这话一听就是来找茬的,要是换作以前,陆绪早就噼里啪啦炸毛了,高低是要跟他干上几句。
    可如今他满面春风,心平气和,懒得跟他一般见识,抬腿便要走,“少在那里阴阳怪气,嫉妒我就直说。”
    没想到陆也又道:“好久没见舒欢了,最近怎么样?上次的过敏好了嘛?”
    其实这是明知故问,一点过敏而已,这么久能不好吗?
    果然,陆绪脚步一顿,剑眉一拧:“你自己没老婆吗?整天盯着我的干嘛?她怎么样关你屁事!”
    “普通朋友的简单问候而已,你那么紧张做什么?”
    陆绪听不得他提舒欢,立马警铃大作,总觉得他不怀好意,转而又想到了什么,“你怎么知道她过敏?”
    陆也微微一笑:“哦,因为上次的芒果是我送的,没想到她竟然会过敏,好心办了坏事,还好后面及时送她去了医院。”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却句句踩中了他的雷区,听着相当的欠揍。陆绪当场醋坛子翻了一地,五脏六腑咕噜咕噜冒着酸泡,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相当精彩。
    陆也还好死不死的,故作疑惑道:“怎么?舒欢没跟你说吗?”
    陆绪脑子嗡嗡的。
    是啊,干嘛不跟他说?
    在他苦苦等待她消息的几个小时里,在他因为等不到消息而患得患失的时候,她竟然和陆也在一起?事后竟然瞒着他?
    按照以往冲动易怒的性子,他早就火冒三丈暴跳如雷了。好在最近有长进,舒欢也有交待过,凡事不能轻易上头,知道不能被外人三言两语挑拨,这才强按住滋滋往外冒的怒火。
    “这种小事也值得一提?”
    陆绪冷哼一声:“少在这挑拨离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安什么心!想撬我的墙角,没门!我们俩感情好着呢!”
    “哦。”陆也依旧面色平静,似笑非笑的,然后莫名其妙地来了一句:“你是不是觉得现在很幸福?”
    “废话!嫉妒我,眼红我是吧!”
    “有点。”
    陆也在心里阴暗道:“所以,我想让你也变得不幸一点。”
    凭什么你作恶多端,让我饱尝痛苦,重新来过,却还能如此没心没肺,轻而易举地获得幸福?甚至,比我还幸福。
    没有这样的道理。
    第54章 完结
    清晨5点40,舒欢准时准点醒来,甚至都不需要闹铃,生物钟在高三阶段也变得格外懂事。
    这时天还没大亮,舒欢也没开灯,借着熹微的晨光,非常利索地穿好衣服。
    对面的段宜恩也醒了,满含怨念地蹬了下腿,痛苦地嚎叫了一声:“这啥时候是个头啊!高考以后,我一定要睡个三天三夜,睡它个昏天黑地!”
    段宜恩一边嚎叫,一边从温热的被窝扭出来,忍不丁打了个寒颤:“有点冷啊!”
    “降温了,你多穿件衣服。”
    两个人几分钟内搞定洗漱,出门的时候都各自揣了英语单词本。此时太阳还未升起,路灯尚且亮着,路上都是从各个宿舍涌出来的学生,睡眼惺忪,满脸倦容,匆匆忙忙。
    “我哥还没回来吗?”
    “嗯。”舒欢有点心不在焉,陆绪原本说好就在家住一晚,可是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却仍然没有回来。最重要的是,除了中间回了消息,后面就忽然人间蒸发了一样。
    这很反常。
    要知道,他之前是恨不得24小时黏着她的。
    总不能是新鲜感过了,厌倦了吧?不能吧!真要是这样,那倒也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