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她只想搞学习 第59节

    「媳妇儿,你在干嘛?」
    「感觉刚刚在做梦一样,可我知道这绝对是真的!因为我从来没有做过这么美的梦~亲亲」
    一如既往的傻样。
    舒欢刚要回消息,沈素婉便敲门进来,手里端着切好的芒果。
    “陆也拿来的芒果真心不错,皮薄肉厚,还很甜。”秦素婉看她一脸不同寻常的笑意,好奇问道,“和谁聊天,这么开心?”
    舒欢连忙放下手机,随手叉了一块芒果递入口中,欲盖弥彰回道:“没,跟同学讨论题目呢。”
    沈素婉知道她这次月考考得不错,很是为她感到开心,便没有追问,随便闲扯了几句学校的事情。
    舒欢边聊边吃,心道这次芒果味道确实好,印象中她来到这个世界确实还没吃过芒果,等等……舒欢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她的手臂,脖子,脸颊慢慢发痒泛红,眼睛又干又涩,不一会儿就开始淌眼泪,接着嘴唇也肿了……
    沈素婉大惊失色:“欢欢你……你怎么了?!这脸上怎么回事!”
    舒欢有点吃力:“也许……大概……是过敏了。”
    “过敏?怎么会过敏?”沈素婉反应过来,“是芒果过敏!走!我们现在就去医院!”
    走到门口的时候,恰好遇见住隔壁的陆也,他第一时间注意到又红又肿的舒欢,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复杂,随后果断道,“我开车送你们!”
    所幸送去医院及时,并无大碍。沈素婉去拿药,陆也留下来陪着她打点滴。
    两人相对而坐,相顾无言。
    舒欢此时已经回过味来,开始意识到事情有蹊跷。
    她穿过来的时间不短了,明明在原来的世界她是非常喜欢芒果的,可是来到这里以后,连一次想吃芒果的念头都没有,现在想来,很可能是这具身体的下意识的自我保护行为。
    小说的很多细节她记不太清,隐约是有原主严重过敏并把这事怪到向宁的剧情,只是作者当时一笔带过,并没有提到过敏源是什么。但是陆也当时在场,他极有可能是知道的!
    所以故意拿这个事情来试探她?他已经怀疑自己不是原来的“舒欢”了?
    怪不得!怪不得她说自己很喜欢吃芒果的时候,他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差异。怪不得她过敏要出门去医院的时候他又好巧不巧地等在门口,分明就是在等她,验证自己的试探!
    他到底想干什么?
    现在这一切不是很好嘛!她现在一心准备高考,陆绪也不作妖,老老实实地陪着她,完全没有祸害向宁的迹象,可以说都是在按照他的理想方向在发展。现在整一出又是何必!
    ——陆也,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
    舒欢暗暗叹气,她倒是希望自己自作多情。
    不知过了多久,对面陆也终于开口,目光沉沉:“你不是说自己喜欢吃芒果?难道……你不知道自己会过敏?”
    来了来了。他果然怀疑了!
    “知道啊,但是我嘴馋嘛,之前每次都及时吃抗过敏的药,倒也没什么事。”舒欢指了指自己红肿的脸,半真半假道,“今天坠入爱河无法自拔,一时得意忘形,才不小心把自己吃成猪头脸。”
    陆也骨节修长,十指交握,轻轻搭在膝上,身体微微前倾,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到现在还编这种话来搪塞我,你觉得我会信吗?”
    舒欢自然也知道他不信,明显是有备而来的。
    但是无所谓了。
    谁还没个对方的把柄在手上了,就算互掀底牌,鱼死网破,她也是不怕的。
    舒欢现在脸上还略带红肿,不太好做表情,她只得直直地看回去,说:“那你想相信什么?或者说……你在拎着芒果来我家之前心里已经有一个答案了?”
    这一边,陆也此刻的心情也非常复杂。
    事到如今,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连日来萦绕在心底的困惑终于清晰——
    为什么明明一开始她对自己表现得很感兴趣,可是当知道自己是谁以后就开始保持距离,并且一直努力撮合自己和向宁?
    为什么几次张宁遇到危险的时候,她都义无反顾地挺身而出?
    为什么她跟自己的想法一致,似乎都不希望陆绪跟向宁接触太多?
    ……
    原先他怀疑她跟自己一样,都得到了重新来过的机会,既然他可以,没道理别人不可以。对向宁好,帮忙撮合自己和向宁,是她重生后良心发现的赎罪。
    可是她和他认识的“舒欢”太不一样了,可以说是完全不一样。如果说性格三观可以会改变,但是人下意识行为和反应是改不了的,他在她身上看不到一丝一毫“舒欢”的影子。
    不由地他有了大胆的念头,也许她不是那个“舒欢”?所以,他才出此下策,用一箱芒果来试探她。
    如今自己的想法得到验证,他并没有如释重负,心里反而有了新的疑问——
    如果她不是舒欢,那她到底是谁呢?
    她知不知道他们原来的事情呢?知不知道他是重生的?
    从今往后,他又该如何跟她相处?
    “我只是有点担心你,既然过敏,以后就别吃了。”陆也意有所指,“现在身体是自己的,就该爱惜是不是?”
    这话倒也不假,他今天确实很担心,过敏可大可小,事后他也惴惴不安,一直在舒欢门口徘徊,就是怕突发情况,她们来不及应对。
    舒欢顺坡就下,话说得真挚诚恳:“好的啦,我以后一定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绝对不让您老人家担心。”
    随后她话锋一转:“其实这段时间陆绪把我照顾得挺好的,没想到今天刚分开就发生这样的事,属实是我大意了。”
    要不是他心怀鬼胎拿芒果来试探她,她根本不会过敏,现在又道貌岸然地让她爱惜身体,太假惺惺了!
    陆也当然知道舒欢故意拿陆绪说事,强按住心头的不快:“今天这事确实怪我,我没想到会这样。”没想到会这么严重,不然他也舍不得。
    “算啦,你也是好心。”舒欢一脸认真,“以前我总想着我们是邻居,平时走动走动,增进增进一下邻里之谊也没什么。只是你也看见了,我现在跟陆绪在交往了,再跟以往那样,我怕他会吃醋。”
    言下之意,不明而喻。
    舒欢上次就直觉不对,借口住校来回避他,如今她更是拿捏不准他的心思,越发想要跟他保持距离。
    此男危险,务必远离!
    陆也呼吸一窒,心里有些发苦:“这是要着急跟我划清界限?”
    舒欢笑得坦荡,坦荡得近乎残忍:“没办法啊!你也知道陆绪是个小心眼的,我不想看他不高兴。”
    陆也略低下头,冷峻的脸上此时看不出什么表情,却隐隐透出一次颓败的感觉。
    他说:“那是不是以后不能随便见你,不能给你送吃的,不能帮你讲题……就连满分,也不能让它轻易打扰你?”
    舒欢一愣,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反应。
    一时瞧着倒有有些于心不忍,但是舒欢不是个耳根软的,孰轻孰重,她分的清。
    虽然陆也对她不错,但远比不上陆绪的情深意切,现在她跟陆绪已经在交往了,免不了为他筹划。
    更何况陆也心思深沉,苦大仇深的,在他身边总归没有安全感。
    就是普通朋友的来往,也是让人不放心。
    “就算是这样,对你来说又有什么影响呢?”
    陆也嘲弄地笑了笑:“你一向聪明,我相信你也看得出来,陆绪并不是什么良人。打打闹闹就算了,干嘛突然认真?”
    舒欢闻言有点不高兴:“我们一向都挺认真的,陆绪对我的好我相信你也看在眼里,我觉得很珍贵,也很珍惜。至于以后怎么样,谁说得准呢?谁又能保证一生一世只爱一个人,你可以吗?之前你满心满眼都是向宁,恨不得把眼睛24小时都黏在她身上,现在呢?”
    陆也被他怼得无言。
    扪心自问,他可以吗?他对向宁的感情,还和之前一样,一直不变吗?
    “我知道你不喜欢陆绪,高考结束以后,我会带着他一起远走高飞。我不管你们之前有什么恩怨,但是往后,桥归桥,路归路,他不会妨碍到你,我也不想看到他受任何伤害。”
    舒欢没有耐心跟他周旋了,她现在只想赶紧高考结束,带着陆绪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安安定定地过自己的日子,不想再纠缠不清。
    陆也有他的执念,他肯定不止想要爱情,还有他的父亲,还有家产,样样都要,又哪能样样如意。
    舒欢不是,她来到这里本来一无所有,意外收获秦素婉的亲情和陆绪的爱情,这就够了。
    “怎么回事啊?怎么又进医院了我的乖乖?我真的不想在医院看到你们了!”陈敏俊今天正好值班,得知情况,便跟着沈素婉来看舒欢,他斜睨了一旁的陆也,“是不是你惹的祸?连人家什么过敏都不知道,你行不行啊?”
    舒欢帮忙解释:“陈叔,这真不怪他,连是我自己稀里糊涂的。”
    沈素婉也道:“大晚上多亏陆也及时送来医院,这段时间帮了我们不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才好。”
    陈叔倒也不会真责怪陆也,笑道:“谢什么谢,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几人你一言我一句地闲聊,有说有笑,氛围融洽,只陆也在一旁沉默不语,脸阴得要低出水来。
    第53章 信任
    一行人折腾到半夜,回到家,舒欢已经精疲力尽,身心俱疲,像一滩烂泥一样瘫倒在床上。
    脑子更像是胶着在一起的浆糊,胡思乱想太多了,搅在一起动也动不了。
    陆也真是个害人精。
    舒欢迷迷瞪瞪地想着,将睡不睡的时候,寂静的黑夜里忽然传来一声轻微的震动声。
    舒欢一个激灵,瞬间清醒!
    ——当时去医院太匆忙,她没来得及拿手机,也忘了给陆绪回消息。
    估计他要急眼了。
    她立马从床上弹跳起来,冲到桌前,拿起手机,点开。
    「在你没回我消息的28分钟32秒,我已经开始想你了。但是我知道你学习,我不打扰你,等你学完了记得想我。」
    「已经过去两个小时17分钟了,宝贝,你都不带休息一下的嘛?」
    「卧槽,我的爱情不会一天就结束了吧!!!!!」
    比想象中的要克制些,没有短信狂轰乱炸,也没电话夺命连环催,虽然可以看得出来有点患得患失。
    舒欢唇边微微漾起一抹浅笑。
    她感到有点抱歉,立马回了一条消息过去:
    「之前临时有点急事出门了,手机没带身上,忘了跟你说一声。」
    「发生什么事了?」
    「明天去学校见面说。」
    「好吧,那就来个晚安吻,早点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