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师门都知道你俩在隐婚 第122节

    因为每一条人命都要未来的青琅背负,成为他“罪该万死”的证据。
    魔兵散去之后,对面的虾兵蟹将也散去了,只剩下了龙宫几人。
    “抓住他就行了。”凤宁说,“只要抓住他就行了,然后我们就可以给他用神骨塑身,一切都能挽回。”
    凤宁声音有些颤,但还是竭力保持镇定,不知道是为了说服青大槐还是为了说服自己:“青琅身上的魔骨会出事我早就预料到了,也早有准备,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的。”
    青大槐看了他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害怕青琅逃跑,众人一起施了结界,可是结界刚施好,青琅就将其击碎了。
    结界一击即碎的声音在每个人心里炸开,让他们清晰地意识到,他们即便合力也难以制服这个怪物。
    可奇怪的是,即使结界已破,青琅也没跑,他仍在原地站着,面无表情的从每一个人脸上扫过,最后冰冷的目光落到了凤宁身上。
    他身旁血红的海水为他的眼睛里映上了一抹红,他伸出猩红的舌尖,舔了一下獠牙。
    凤宁忽然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他拿起匕首,伸出手臂,在胳膊上划了一刀。
    血线从空中落下,只在沙滩上滴了一滴。
    因为青琅立刻如鬼魅般扑了上来,一口吸上了凤宁的血。
    他似乎觉得吸得不够爽利,便用獠牙刺破了凤宁的皮肤,如饥似渴地畅饮了起来。
    头晕目眩之感迎面袭来,凤宁拿出万年玄铁链,一把将青琅捆了起来,可青琅轻扯了一下链子就将它全部碎掉了,幸好他专注吸血,没怎么生气。
    凤宁皱起了眉,试图诱哄他:“跟我走好不好?你想怎么吸就怎么吸。”
    可青琅充耳不闻地抱紧了他,不让他挪动半步。
    凤宁感觉自己的血都快被吸干了。
    青琅现在真的是……一点儿都没有节制。
    其他人也想趁机将青琅绑住,可无论是什么铁链,无论是什么捆仙绳,无论是什么长鞭,都无济于事。
    就在青琅又轻而易举的弄断了身上的蛛王丝后,青大槐一把使出金藤,将青琅死死捆住了。
    青琅没能挣开,有些暴怒,凤宁继续将自己血淋淋的手臂贴到他嘴上,他才安静了一些。
    紧接着,青大槐的金藤继续生长,本是捆着青琅的手臂和腰腹,然后开始蔓延而生捆住青琅的全身。
    青琅便连血都不喝了,开始拼命挣扎,可他越是挣扎那藤蔓就越是坚固,还发着一缕金光,最终将他完全包裹了进去,像是一个蛹。
    青大槐看着被完全制服起来的青琅,松了一口气,抹了把头上的汗,说:“小石头第一回 变成怪物的时候,我就开始练这个法术了,今日才是第一次使,没想到还真有用。”
    凤宁给自己止了血,也一下子松懈了起来,他抹了一下脸,声音中是掩饰不住的疲惫:“走吧,去归宁门给他剜心塑身。”
    “等一下。”龙王走过来,看了眼被制服的青琅,咬着牙说,“他伤了我儿的尾巴,不能这么走!”
    凤宁:“那你想怎么办?”
    龙王恨恨地说:“我要他一条腿!”
    凤宁沉默半晌。
    他看了眼在咬藤蔓的青琅,不知道青大槐还能坚持多久,无意与龙王周旋,就道:“不如你要我的腿吧。”
    说着就拿出了凤羽长刀,准备割给他。
    “我不要你的腿。”龙王道,“谁不知道你是石头成的仙,随便拿一块石头疙瘩就能重塑一条腿,你在这儿糊弄我呢。”
    青大槐看了眼凤宁,然后把青琅推给他:“你先带着他走,我这藤蔓坚持不了多久了,这些事我们处理。”
    凤宁点了点头,先带着青琅离开了。
    龙王本是不愿,却被青大槐和魔界众人齐齐堵住。
    .
    凤宁到归宁山的时候,医神已经在等着了。
    他们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就在洞穴里开始了剜心塑骨之术。
    一切都很顺利,顺利到不可思议,几乎是按部就班地随着最好的状况走。
    虽然青琅丧失了理智,却没有大杀四方。
    虽然青琅有着与当日的魔姬几乎一样的恐怖力量,却又在短时间内被完全制服。
    虽然出现了东海的小插曲,可最后也被很好解决了,龙王没要谁的腿,听说青琅的家人们齐心协力接好了东海太子的尾巴,还赔了不少宝物。
    虽然以心塑身之术九死一生,但用了神骨之后,青琅没有发生任何意外,现在他的心脏还在他的新身体里稳健跳动着,不日就会清醒。
    太顺利了,顺利到凤宁觉得有些害怕。
    以至于凤宁看着被重塑肉身的青琅,感觉自己是做了一场短暂而混乱的梦。
    只有被啃地血肉模糊,深可见骨的手臂让他找回了一些实感。
    被剜了心的青琅遗体在冰棺里静静躺着,没有像凤宁本以为的那样如烟灰散去。
    被用神骨塑了新身的青琅肉身也静静躺着,不知何时会醒来。
    凤宁趴在他手边,闭上眼睛,小声说:“快点醒来啊。”
    凤宁守了三天三夜,剜心之时,又为了安抚青琅而不断喂他血,如今听着青琅的心跳,枕着他的手,实在是疲累难忍,不一会儿便昏睡了过去。
    .
    凤宁是被医神叫醒的。
    “凤宁!”医神急急晃动凤宁的肩,“青琅呢?!”
    凤宁慌忙惊醒,看着身旁依旧在沉睡的青琅,才静下心来:“不是在这里吗?”
    医神摇头,慌里慌张地说:“不是这个!是他的遗体,有魔骨的遗体哪儿去了?!”
    凤宁转头一瞧,这才发现冰棺空了。
    他走过去,只见冰棺上蹭着一些血迹,地上也落了两滴,再往前,就什么痕迹也没有了。
    ——青琅的遗体被人偷走了。
    凤宁忽然觉得浑身发冷,身上的寒毛都一点儿一点儿竖了起来。
    他忽然产生了一种毫无根据的,强烈的想法来。
    ——之前种种顺利,不是因为他运气好,而是因为他正亦步亦趋地走在别人为他布好的圈套里。
    第87章
    “怎么办,不会出事儿吧,”医神来回踱着步,紧张得额头都开始发汗,“那可不是普通的遗体,那是完完全全的魔骨之身,我总感觉会出事儿……”
    医神脚步猛然一顿,拉着凤宁的衣袖,问:“是不是东海老龙王偷走了?!他不是非要青琅赔他儿子的腿吗?”
    凤宁摇头:“不是他。”
    医神看了眼凤宁,神色变得有些古怪:“……你是不是心里有人选了?是谁?”
    凤宁闭上眼,皱着眉,有些痛苦地摇了摇头,喃喃地说了句什么,然后匆匆转身离开了。
    医神:“你去哪儿?!”
    凤宁:“东海。”
    “你不是说不是东海的人吗?!”
    可凤宁没理他,只留下一句“照顾好青琅”就消失在了原地。
    .
    凤宁确实觉得这事儿不是龙王干的。
    青琅伤了他儿子尾巴的事情早已处理妥当了,听说再休养个数月就能恢复如初,而青琅的母亲,前任魔界女王赔给龙王的宝物丰厚到能再建造出来半个龙宫,再大的怨气也该消了。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他仍有怨气,想要报复青琅,也不该拿青琅的遗体发泄,更有可能伤害青琅新的身体。
    可凤宁如今除了找他别无他法,因为龙王是目前为止唯一公开表现出有伤害青琅身体意愿的人。
    凤宁出现在龙王面前的时候,龙王皱了皱眉,一脸莫名其妙:“你干什么?还想割自己的腿赔我?!我不要!”
    他撇了撇嘴,有些不情愿地说:“这事儿,算是过去了,下回让那魔君亲自过来给我儿道歉!”
    凤宁没回应他说的一大堆话,开口就问:“你这两天出过东海吗?”
    “我日日照料我儿,哪儿能有空出去?你问这个干什么?”
    凤宁又问:“那你原本为什么想要青琅的腿?”
    龙王冷笑道:“他弄断了我儿的尾巴,我要他一只腿过分吗?”
    他顿了一下,又说:“我也听见你们说话了,什么剜心塑骨的,既然那具尸体剜了心就无用了,那割个腿安慰安慰我儿子怎么了?你和那青大槐怎么都这么大反应?魔君他爹妈都没那么大反应。”
    凤宁:“……青大槐也有很大的反应吗?”
    “何止是反应大,简直像个疯子似的,刚开始也说把自个儿腿给我,我要他腿干啥?他就是棵树,腿断了两年就长出来新的了,跟你一样,全都在这儿糊弄我……我说魔君剜心后那身体也没用处了,他还对我破口大骂,说我脑子也是个没用处的,怎么不割了给他?什么人嘛这是……明明是他重孙子先咬断我孩子尾巴的……”
    凤宁皱起了眉。
    他张了张嘴,正准备说什么,一封加急的传音符出现了。
    传音符里传来医神焦急的声音:“快点儿回来!青琅不对劲儿!”
    凤宁瞳孔紧缩,连同龙王道别都省去了,立刻瞬移到了归宁门,瞬移到了青琅身旁。
    青琅醒了。
    但状况不好。
    他额头的汗几乎要将头下的枕头浸湿,他胡乱呓语着,浑身都不住地发抖。
    凤宁凑过去才听清,他只喊了两个词。
    一个是凤宁,一个是疼。
    凤宁慌忙抓住他的手,问医神:“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医神也有些无措,“我什么都没探到,他身体明明没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