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师门都知道你俩在隐婚 第118节

    然后便匆匆离开了。
    .
    凤宁去藏书馆看了好几本书,都没让自己的心思沉淀下来,可就在他离开的时候,却听见了书柜那头两个弟子的对话。
    “我今日发现二师兄袖子鼓鼓囊囊的,好怪。”
    “你很长时间都没回来过了吧?凌风师兄一千年前就养了个兔子,宝贝着呢,天天带着,早不是稀罕事儿了,不说这个,今天晚上的宴会你准备表演什么节目?”
    “我们在人间学了个戏,准备表演这个……”
    凤宁忽然就被他们的对话点醒了
    对啊,凌风养了涂白上千年,从呆兔子养到现在偶尔会化成人。
    凤凰也养了自己上千年,从普通的石头养到后来差点变成人。
    凌风刚养兔子的时候他也是亲眼看着过来的,凌风刚开始天天为兔子找萝卜,后来又天天喂兔子吃灵药。
    和凤凰天天为自己输灵力的举动相差无几。
    若是他问明白涂白对凌风的感情,是不是也能明白自己对凤凰的感情了?
    一想到这儿,凤宁的心就突突突地跳了起来。
    他高兴不已地把书放回书架上,转头就去找涂白了。
    嗯,涂白现在应该是和凌风待在一起,去凌风那里就行了。
    凌风不喜欢吵闹,因此当时进师门的时候也没住宿舍,自己在归宁山脉的一个小山峰上造了个小木屋。
    凤宁刚走进的时候就发现了奇怪的声音,走过去推开门缝一瞧,顿时便僵住了。
    ——透过狭小的门缝,他看见了凌风衣衫不太整齐地贴墙站着,他肩膀上靠着涂白绯红的脸庞,光裸的胳膊在凌风背上攀着,长长的兔耳朵垂了下来一抖一抖的,正破碎地呜呜咽咽地哭。
    但他刚哭了两声就被堵住了。
    凤宁反应过来之后,整张脸都烫了起来。
    他赶紧走了。
    不可能!
    凤宁红着脸想,他和凤凰之间的情感,绝对不可能是他俩这样的!
    他和凤凰之间可纯洁了,他连抱都没抱过凤凰一下呢!
    .
    凌风和涂白带给凤宁的震撼太大了,直到晚宴开始他都是愣愣的。
    青琅捏了捏凤宁的手心:“发什么呆呢?”
    凤宁:“没……没什么……”
    青琅道:“这个节目听说是戏本子改编的,看看是不是你喜欢的戏本子?”
    凤宁回过神来,抬头去看。
    这个节目确实是戏本子改编的没错,但不是凤宁喜欢的爱情戏本子,而是家里长短的戏本子。
    凤宁抬头瞧的时候,正好演到台上的小娘子受了婆婆刁难,正悲戚戚对丈夫道:“我与汝娘落河中,郎君先救哪个?!”
    而婆婆道:“我苦养我儿二十年……”
    凤宁感觉脑子里忽然有道闪电劈过,一下子来了精神,把腰杆挺直看完了全场。
    看完之后,凤宁的眼睛都开始发光了。
    直到后来男主落河淹死,婆媳冰释前嫌抱头痛哭这种诡异的结局都没能阻止凤宁一脸笑意。
    “这么喜欢啊?”青琅笑着挠了挠凤宁的手心,“这种戏凡间有好多,下回带你去看,好不好?”
    凤宁看了一眼旁边的弟子,对青琅说:“青琅,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青琅:“好,我们过去说。”
    两人走到不远的偏僻处,凤宁就直截了当开了口:“我想和你说的事情,其实和凤凰有关。”
    青琅沉默了一下,然后说:“关于凤凰,我刚好也有话想对你说。”
    凤宁:“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让我先说!”
    青琅:“……那你说吧。”
    凤宁深吸一口气,道:“我明白我对凤凰的感情了,你嫉妒他是完全不必要的。”
    青琅皱了皱眉。
    凤宁又道:“其实你误会了,我和凤凰之间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逾矩行为,凤凰养了我上千年,我思念他,喜欢他,想让他回来都是应该的,你可以把凤凰当成我娘……不,我爹!”
    青琅表情忽然变得很奇怪。
    凤宁压下去心头的一点点诡异和心虚,扯了扯青琅的袖子,期期艾艾地说:“……到时候你甚至可以和我一起叫他爹,凤凰不会介意的!”
    青琅:“……”
    青琅默默捏住凤宁的下巴,抬高了他的脸,面无表情地说:
    “叫爹。”
    第83章
    凤宁呆住了,还来不及反应,青琅就笑着叹了口气,说:“凤宁,我就是凤凰。”
    凤宁紧紧皱起了眉,看向青琅的眼神充满莫名,好像不理解他在说什么鬼话。
    青琅又问凤宁:“凤宁,什么事情是永远的?”
    凤宁虽然不知道青琅为什么忽然问这个,但还是回答说:“世界上没有永远的事情。”
    青琅却道:“可你原来说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离。”
    凤宁愣住了。
    他抬头看青琅,却见青琅又缓缓道:“而我的回答是——我永远属于你。”
    凤宁怔在原地,发觉青琅轻柔缓慢的语气帮他拨开了时间的迷雾,跨越到了六万多年前。
    他的声音,他的语气,他的言语逐渐与六万年前的凤凰,一一对应,分毫不差。
    凤宁这才想起,在凤凰给他解释过永远这个词语之前,就提过一次永远。
    在他刚能控制自己身体的时候,在他以为凤凰会跟变成人形的青大槐离开的时候。
    在他控制不住愤怒与恐慌,想要去撞击那个挑衅他的青大槐的时候,凤凰便是这样安慰他的:
    我不会跟任何人走。
    ——我永远属于你。
    是的,凤凰没有永远和他在一起,也没有永远和他不分离。
    却永远属于他。
    即便是死了,凤凰也是死在了凤宁身上。
    凤凰的骨,凤凰的羽,凤凰身上燃烧而成的灰,每一样都属于凤宁。
    凤宁还在恍神的时候,青琅又开了口:“其实当时你身陨后,你的原身上便生了颗心——是为我而生的,但医神说那颗心只有一半,另外一半在你化成人形之前就生出来了,我去找天命神君便是为了去寻找你的另半颗心。天命神君用金金的羽毛将我变成了一只凤凰的模样,而我随着你的半颗心到了过去。”
    青琅停了一下,捏了捏凤宁冰凉的手心,继续说:“我去了近七万年前,那时候你还是块没有灵识的石头,在昆吾山赤明洞下,我为你输送灵力,助你吸纳天地灵气,后来用蛛王丝制成了网,帮你移到了灵力更丰富的地方,那天下了好大的雪,我病了,你却用灵力为我治病,那是你第一次——”
    青琅话没说完,因为凤宁忽然扑上来抱住了他。
    凤宁抱他抱得太猛了,几乎要将他扑倒,趔趄了几步才堪堪站立。
    青琅笑着用手指戳了戳怀里那颗脑袋,说:“这么快就信我说的话了吗?我还有好多话没讲呢。万一我是骗你的,以此冒充你的凤凰怎么办?”
    凤宁从青琅怀里抬起了头,青琅便立刻止住了话。
    ——因为凤宁哭了。
    他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月光映入了他的眼里,就像落在了水面上,那些泪水又很快夺眶而出,大颗大颗地掉了下来。
    凤宁上次这么哭,还是哭着说喜欢他。
    青琅声音不由地软了下来,他轻轻擦掉凤宁的眼泪,说:“凤宁,我怎么总是弄哭你呢?”
    可是眼泪怎么擦也擦不掉,青琅吻上他的眼睛,轻声细语地哄他:“不要哭了好不好,你看,凤凰都回来了。”
    凤宁浓密漆黑的睫毛被眼泪打湿,一簇一簇地轻颤着,他闭上眼睛,依旧没止住的几滴泪水从眼尾划过,他仰起头,在月光下,在桃花树下,在不远处弟子们的喧嚣庆贺声中,吻上他的青琅,他的凤凰。
    他吻得又凶又急,毫无章法,踉跄着将青琅撞到了树干上,一个震颤,满树绚烂的桃花扑簌簌落了一地,没一会儿,唇齿交缠之中就落入了泪的咸湿和血的腥甜之气。
    停下来之后,他低低地将头抵上青琅的肩膀,轻轻喘着气喊:“凤凰。”
    “嗯。”青琅抱着他,然后停了一下,忽地笑着问道,“不是说关系干净,没有任何逾矩行为,只把凤凰当长辈吗?”
    凤宁身子猛地僵住了。
    青琅哑着嗓子低笑着问他:“怎么见面就亲啊?”
    凤宁抵着青琅肩膀的脸庞缓缓烫了起来。
    过了好大一会儿,他才抬起头,看着青琅,面颊微红,眼睛发亮,依稀带着些紧张:“因为是你。”
    凤宁认真解释道:“因为凤凰是你,我才这样的,若是别人,我肯定不这样……”
    他顿了一下,又着重语气强调道:“真的!”
    “是吗?”看他这么认真,青琅越发不想放过他,语气慢条斯理的,隐隐带着戏谑之意,“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哄骗我?哦,对了,你说把凤凰当长辈的话也是骗我的吧,我想想,你是不是想脚踏两只船,这个想要,那个也想要,所以才这么说,想以长辈的名义让我放下戒心,好让我同意凤凰和我们生活在一起?”
    凤宁忽地紧张了起来,连眼神都开始四处飘。
    青琅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缓缓地,缓缓地开口:“……不会是真的吧?”
    凤宁:“……”
    空气忽然陷入一阵诡异的沉默。
    凤宁也理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