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娘一定要侍寝 第3节

    但我要勾引的人,必须是皇帝。
    我弯腰鞠躬,开始表演练习了一千一万遍的杂技。
    这是一场倾注了我全部心血的赌博,必须比任何时候都要认真和卖力。
    力量与柔美结合在一起,以及令人提心吊胆的高危动作。
    果然,全场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
    皇帝的视线也跟着落在了台上,五年了,这混蛋第一次正眼瞧我。
    我逼自己露出最妖媚的表情,勾唇冲他嫣然一笑。
    皇帝倾身向旁边的太监大总管说了句什么,大总管望向我,应和着点点头。
    那一刻,我知道自己成功了。
    我继续表演,却再也笑不出来。
    当晚,我正在卸妆,喜荷火急火燎地冲进来:“娘娘!大总管正在来的路上,皇上终于要召您过去侍寝了!”
    虽是意料之中,心脏却还是抽搐了一下。
    这曾是我梦寐以求的场景,如今我却只想苦笑。
    遥临始终低着头:“恭喜娘娘。”
    我仰起脸看向他:“遥临,我后悔了。”
    遥临沉默,指尖却在发抖。
    我伸手拽住他的衣袖,仿佛变回了当年那个初入宫的任性少女,一句接一句道:“其实,我讨厌死那个狗皇帝了,他凭什么拥有那么多三宫六院?凭什么要让那么多女人为他勾心斗角?我才不想跟那种人渣上床,我才不要变成无数炮灰的其中一个,我才不稀罕当什么贵妃皇后,我根本不想往上爬,我只想躺在原地当个废物,我只想每天睁开眼就能见到你,我只想跟你在一起。”
    遥临僵在原地,表情慢慢凝固住。
    这些话,放在平时我是万不可能说出口的,于情于理于身份都不可能。
    然而此时此刻,仿佛是我们的命运最终章,再不开口,便只能带进坟墓了。
    下人又怎么样?太监又怎么样?
    我只知他是遥临,是长相白皙清俊的遥临,是声音细细冷冷的遥临,是与我同岁的遥临。
    更是这五年间我心中的救赎、慰藉与希望。
    谁也拦不住我喜欢他。
    院子里传来大总管的声音。
    我起身准备接旨,表情恢复正常:“别放在心上,本宫只是开个玩笑。”
    遥临骤然逼近,我来不及反应便被他一把拽进了怀里。
    他箍紧我的腰,气息瞬间袭遍我全身,附到我耳边低声道:“奴才想犯个死罪。”
    接着他低下头,温柔地吻上了我的唇。
    刹时天旋地转。
    多么稀奇,太监居然敢强吻妃子。
    遥临丝毫没有放开我的意思,而是越抱越紧。
    屋外再次传来大总管的催促声。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我轻抚遥临的脸颊:“本宫赦免你的罪。”
    然后我用力掰开他的手,头也不回地走向院子。
    犹如奔赴刑场,堕入地狱。
    冲大总管轻轻点了下头,我视死如归道:“本宫准备好了,走吧。”
    大总管却站着不动,为难道:“娘娘,皇上召的是您身边那个丫鬟喜荷。”
    ……
    ……
    ……
    我保持着视死如归的姿势一动不动。
    大总管解释道:“作为助演,喜荷在宴会上表现得尤为出色,皇上一眼就相中了她,全程都舍不得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还当场跟奴才说要封她为妃呢。”
    我猛然想起,喜荷今天是协助我一起表演的。
    所以,狗皇帝朝台上张望时,看的人其实是喜荷。
    冷静下来想想,我这种临时抱佛脚的杂技菜鸟,就算练得再刻苦,怎么可能比得过功底扎实的喜荷?论动作的标准和优美,自然是喜荷完成得更出色,也是她更吸引人。
    宴会上,我自以为风情万种颠倒众生,殊不知并没有人注意到我。
    我捂住胸口,隐隐感觉有一大口鲜血要喷涌而出。
    喜荷哭着握住我的手:“娘娘!奴婢对不起您!其实奴婢一直悄悄暗恋皇上,之所以天天催您练杂技,只是在计划着自己作为助演登台让皇上注意到!喜荷能有今天,多亏了娘娘的功劳!您放心,今后喜荷绝不会忘记娘娘,每天都会派人给您送瓜子和桂花糕!保证让您和遥临过上好日子!喜荷定会谨记娘娘的奋斗精神,一步一步往上爬,干掉什么楚妃怜妃,最终让皇上眼里只有我一个人!”
    ……
    ……
    我点点头:“好的,祝你和皇上白头偕老。”
    喜荷兴高采烈地跟着大总管侍寝去了。
    我在院子里站了许久,才慢慢捋清楚发生了什么。
    准确地说,无事发生。
    我还是我,一个无人问津的废物。
    就在刚才,我还以为自己的人生会就此颠覆,于是一时冲动,向遥临袒露了心声。
    此时此刻,方觉五雷轰顶。
    我居然跟一个太监告白了。
    我居然被一个太监强吻了。
    ——我的老天爷啊。
    遥临此时正站在我身后不远处,但我不敢回头看他。
    他的气息离我越来越近,我高度紧张,还好他只是往我肩上披了件毯子。
    我立刻蹬鼻子上脸,怒指着他:“说!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喜荷的心思?也早就知道皇上看中的人会是喜荷?还在那儿装模作样求我别上台!还在那儿跟我演什么生离死别!”
    遥临眼中带着无奈:“奴才确实早就猜到喜荷的心思,但并不知道皇上会看中喜荷,因为在奴才眼里,娘娘才是倾国倾城万里挑一的那一位,除了您再容不下其他任何人,奴才今日对娘娘的紧张与不舍皆是出自真心,并且到死都不会变。”
    这人好好的讲什么肉麻话?
    我老脸一红:“闭嘴。”
    遥临靠我近了些,伸手理了理我肩上微微滑落的毯子。
    我轻咳:“今天发生的事,给本宫全部忘光。”
    遥临低了下头:“遵命。”
    夜黑,月圆。
    寝宫内一片寂静。
    我叹了声:“喜荷走后,这里只剩下我们了。”
    遥临弯起嘴角:“嗯,只剩下奴才和娘娘了。”
    我盯着他脸上古怪的微笑,很想狠狠训斥他几句。
    鬼知道他在脑补些什么!
    然而遥临忽地望过来,温柔的目光直直跌进我眼睛里,荡起层层涟漪。
    我再一次,不争气地,心脏漏跳了半拍。
    罢了。
    无论未来如何,至少,珍惜此时此刻。
    于是我踮起脚尖,轻轻吻向了身旁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