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娘一定要侍寝 第1节

    《老娘一定要侍寝》作者:尸姐
    文案:
    我十七岁入宫,成了皇帝的妃子。
    如今二十二岁,还一次都没侍过寝。
    皇帝似乎彻底遗忘了世上还有我这样一个人存在。
    我甚至连个封号都没有,因为姓赵,所以就随便叫了个赵妃。
    正文:
    我十七岁入宫,成了皇帝的妃子。
    如今二十二岁,还一次都没侍过寝。
    皇帝似乎彻底遗忘了世上还有我这样一个人存在。
    我甚至连个封号都没有,因为姓赵,所以就随便叫了个赵妃。
    这些年后宫嫔妃们斗得你死我活,唯独我这儿无人问津。
    各位姐妹连斗都懒得跟我斗。
    我嗑着瓜子问身旁的遥临:“我这种情况宫里多吗?”
    遥临低头回答:“您是独一个。”
    我掩面抽泣:“究竟是为什么?难道本宫长得不漂亮吗?”
    遥临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清冷:“宫里从不缺漂亮的女人。”
    我继续嗑起了瓜子:“真想把你拖出去砍了。”
    遥临却径自端走瓜子盘:“嗑太多会上火。”
    我悲愤交加。
    这就是不受宠的下场,连一个太监也敢欺负到我头上。
    丫鬟喜荷火急火燎地冲进来分享最新八卦:“听说皇上昨晚宠幸了一个小宫女!刚才还把她封为怜妃了!”
    我倒抽一口气:“所以老娘还不如一个宫女?”
    喜荷拍拍我的肩:“娘娘,习惯就好。”
    好的,连丫鬟也开始嘲讽我。
    我伤心欲绝,觉得自己是古往今来最失败的妃子。
    遥临不声不响地递过来一块桂花糕,顿时止住了我的泪。
    我从木椅上跳下来:“哪来的?”
    在其他妃子眼里,桂花糕只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日常点心。
    然而对于地位低下的我来说,平常是没资格吃小食糕点的。
    遥临云淡风轻道:“楚妃赏的。”
    楚妃为人善良,有一颗菩萨心肠,这些年时不时就会分给我们一些吃的用的,所以我才不至于被饿死冻死。
    我由衷感叹:“楚妃人真好!”
    接过那块珍贵的桂花糕,我欢欣雀跃地咬下一口,甜味渗进了心里。
    想到要靠别人施舍我才能吃上一口桂花糕,甜味又变成了浓烈的苦。
    于是,我下定决心,要想办法勾引皇帝。
    老娘一定要侍寝!
    喜荷为难道:“可是娘娘,这五年里您都试过无数法子了,一次也没成功过。”
    我怒捶桌子:“这次不一样!这次本宫是真的下定了决心!”
    然后我拽拽遥临的衣袖:“遥临,你想想办法。”
    遥临低了下眸:“下个月皇宫设宴,娘娘可以上台表演,皇上兴许会注意到您。”
    我皱眉:“可我什么都不会。”
    遥临点点头:“所以您才五年都没能侍寝。”
    ……
    最终,我咬咬牙,决定学杂技。
    因为喜荷以前正好练过杂技,作为导师兼助演,每日定时授课。
    遥临是唯一的观众。
    每练完一招,我都要认认真真地表演给遥临看,然后由他做点评。
    遥临从不跟我客气——
    “烂。”
    “很烂。”
    “一如既往的烂。”
    “娘娘,再这么烂下去您很有可能会惹怒皇上。”
    我练得腰酸背痛,叫苦不迭:“老娘到底造的什么孽?偏偏要练难度最高的杂技!”
    喜荷劝道:“因为唱歌跳舞肯定都被各宫嫔妃用遍了,只有杂技比较出类拔萃,有很大机会引起皇上注意,继续练吧,娘娘。”
    我万念俱灰,蹲在地上大哭。
    又一块桂花糕出现在我眼前。
    我抬起头,看见了遥临那张白皙阴柔的脸。
    我冷哼:“别以为这样就能让本宫原谅你的毒舌!”
    拿过桂花糕,仔细掰成三小份,一块自己塞进嘴里,另外两块分别递向遥临和喜荷。
    喜荷笑容灿烂地接了过去:“娘娘最好了!”
    遥临轻轻摇头:“奴才不喜欢吃桂花糕。”
    我佯装不悦:“你每次都这么扫兴。”
    然后喜滋滋地吃下了他那一份。
    真甜。
    这五年里,陪在我身边的只有遥临和喜荷。
    身边伺候的人一年比一年少,只有他俩不曾离开。
    比起主仆,我们三人更像是患难与共的伙伴。
    喜荷是明媚的光,给我这间凄凉的寝宫增添一丝活力。
    遥临是守护神,尽管他清冷又毒舌,却一直护我周全。
    遥临与我同岁,年幼便入了宫,深知人心与规矩。他教给我如何在这宫中安稳生存,如何在不受宠的情况下明哲保身。
    那些懵懂迷茫的岁月,因为有了遥临的帮助,才能平安度过。
    我这种入宫五年还未侍寝的妃子,一直是所有人的嘲笑对象。
    下人们肆无忌惮地议论讥讽我,见到我甚至都懒得行礼。
    我装作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故意去偷听那些刺耳的对话。只有遥临看穿了我濒临崩溃的心,伸出手轻轻捂住了我的耳朵。
    那一刻,我从遥临眼中看见了浓到化不开的温柔。
    就算全世界都瞧不上我,他也一定会挡在我身前,无条件维护我。
    有一年冬天,我不小心染了伤风,躺在床上奄奄一息交代后事,叮嘱遥临和喜荷把我的遗物收拾收拾分了后,各自去跟个好主子。
    喜荷趴在我床上大哭:“娘娘,说什么傻话呢?您哪还有什么遗物啊!早都被败光了!”
    我一气之下咳得更厉害了。
    只有遥临始终保持冷静,从楚妃那儿拿了些药,没日没夜地守在我床边照顾。
    我以为遥临天生就那么镇定自若,却在一次半夜醒来时,发现他正用掌心温柔地试探我额头的温度,脸上写满忧愁。
    见我睁眼,他猛地收回手,表情恢复镇静,仿佛我刚才只是做了个梦。
    不久后我终于痊愈,遥临整个人瘦了一大圈,似乎比我这个病人受的折磨还要多。
    一日我睡醒后,发现寝宫里只剩下了喜荷一人。
    我以为遥临终于受不了我这个拖油瓶,也像其他人一样离开了,外衣都没穿就疯了般冲出去。
    见遥临正站在院子门口,我毫无形象地扑过去死死搂住他的胳膊:“遥临,我再也不跟你乱发脾气,再也不生病给你添麻烦,再也不好吃懒做了,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你不要抛下我好不好?”
    如果那一幕被外人看见,然后传到皇帝耳朵里,我一定会被当场杖毙。
    但我当时管不了什么生与死,一门心思只想留下遥临。
    遥临沉默许久,才轻轻叹了口气:“奴才只是去办点事。”
    我的眼泪还挂在睫毛上:“那你答应我,永远都不离开。”
    遥临无奈地勾起嘴角:“奴才绝不离开娘娘。”
    我松了口气:“突然很想嗑瓜子。”
    遥临低声道:“奴才这就去楚妃宫里拿,您先回屋,外面冷。”
    我笑嘻嘻地松开他的胳膊:“我等你!”
    每每想起那个痛哭流涕搂着遥临胳膊的自己,我都恨不能钻进地缝里。
    简直丢尽了一个妃子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