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通灵综艺直播吓人 第159节

    【我去, 她们为什么要笑??】
    听到商芙的话, 叶之之和叶芝芝的嘴角迅速上扬, 她们像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喜悦, 猛地攥住彼此的手。
    “太好了。”
    “太好了!”
    她们异口同声, 说着同样的话。
    这个笑实在太突然了,把主持人和直播间的观众都吓到了。
    阿琳娜连忙问商芙:“这是怎么回事?”
    商芙托腮片刻, 缓缓道:
    “她们大概是在高兴…”
    “自己真的死了吧。”
    【???】
    【什么意思?】
    【谁会因为死掉而高兴啊??】
    【叶芝芝和叶之之活了很久吗, 像什么活够了之类的?】
    【不是吧,她们才十八岁啊。】
    【如果每一天, 她们都要过两遍呢?】
    【那也是三十六岁, 怎么可能活够。】
    镜头下,
    一模一样的脸连落泪的角度都相似,两人一边笑着一边流泪,许久, 她们同时抬起右手擦净眼泪,又同时看向叶小草。
    叶小草的表情很茫然。
    也很担忧。
    刚才几位通灵师说的内容都太残酷了,是刺激到她们了吗?
    叶小草急忙道:“怎么回事?”
    “你们别哭啊。”
    “他们说的不一定对。”
    说罢,她赶忙摇了摇头, “不,他们说的都不对。”
    “你们就是我的亲妹妹!”
    叶芝芝笑着点头:
    “我们当然是你的亲妹妹啊。”
    *
    叶芝芝自小就知道,她有全世界最好的姐姐。
    她们的母亲真的很不好。
    嗯...
    其实她不知道怎么去定义“好”。
    没有陪伴, 没有安慰, 无侧目, 不关心,这大概不是一个好母亲吧?
    但母亲很厉害,带着她们三个拖油瓶,也嫁给了很富有的人。
    虽然刚嫁进去,就把她们扔在了老房子。
    照顾她们三餐的保姆很不称职,总是用面包凑合她们,房间也不好好打扫,经常是她们三人主动刷碗拖地。
    可能是补偿,上天给了她两个最棒的姐姐。
    尤其是叶小草。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人呢?
    叶芝芝最崇拜的人就是叶小草,明明只比她和二姐早出生几分钟,却什么都会,考试最高分永远是她,手工作业第一名也是她,就连学校的合唱比赛,叶小草也是所有人推选出来的领唱。
    姐姐是神仙。
    十二岁的叶芝芝想。
    在被绑架一次后,叶芝芝无比确信了这一点。
    那天,明明什么都像往常一样。
    放学后,三人在校门口集合,手拉手往家走,天很蓝,白云就像逃散开的小绵羊,一切都很漂亮,也很美好。
    叶小草却表现出一种极度的不安,她不停打量着四周。
    “芝芝,快些走,我觉得不对劲。”
    “二妹,你也走快些,有人在跟着我们。”
    “没有啊,”叶芝芝左顾右看,“没有盯着我们的人啊。”
    时不时有车掠过三人身后,但都没有停留。
    街边的行人稀稀疏疏,有带着孩子的母亲,有在丈夫陪同下散步的孕妇,还有几个结伴回家的小学生。
    看起来无比安全。
    可叶小草还是拽着两人快速往家里走。
    叶芝芝任由叶小草拽着,步子拖拖拉拉。
    她和叶之之相视一笑,都觉得姐姐是不是看了什么可怕的电影,入戏太深。
    但进了门洞,她们都意识到了不对。
    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像墙一样杵在二楼转角,门洞处,也慢悠悠走进来两个男人。
    他们都戴着口罩,看不清脸。
    电影照进现实,叶芝芝吓得腿都软了,但叶小草镇定得非常迅速,她拽着她们开始往楼上跑,二楼转角的那个男人连忙挡住了她们的路,他实在太高了,一张手臂就可以拦住所有人。
    就在叶芝芝慌得都要开始掉眼泪时,叶小草狠狠咬了一口男人的手腕,从他胳膊下飞速钻了过去。
    “不要怕。”
    叶小草说。
    她背对着她们冲上了楼。
    这是一个很老的小区,这是一栋很旧的楼,除了一个孕妇姐姐,整栋楼只住了她们姐妹。
    叶小草跑过孕妇姐姐的家门,没有求救。
    叶芝芝不清楚叶小草是怎么逃过两个男人的追赶的,只是在一阵乒乒乓乓后,两个男人骂骂咧咧走下了楼。
    “楼道里杂物也太多了,那女娃全给推倒了,根本追不上!”
    “快走快走。”
    于是叶芝芝被捂着嘴扛上了面包车。
    胶带缠在嘴上有多疼?
    叶芝芝知道。
    不仅如此,她还知道胶带缠上鼻子是什么滋味。
    窒息,痛苦,只能在一点点细缝里,努力汲取氧气。
    那群绑匪一上车就打起了电话。
    “张哥,跑了一个。”
    免提下,张哥的声音很清晰,也很愤怒。
    “草,你们傻逼吗,那么小的女娃都能放跑一个?!”
    绑匪连忙道:“不过我们的脸都没露出来,那个小区几十年前建的了,根本就没监控,一会儿我们换辆车,开出省。”
    张哥的口气好了些:“赶紧的。”
    “等跟她们继父要到赎金,兄弟们均分。”
    叶芝芝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被绑架。
    不过她觉得他们想得太好了。
    根本没见过几次面的继父凭什么要给她们交赎金啊?
    没这样的道理。
    但想这些都没用,叶芝芝努力汲取着空气,她把鼻子凑到麻布袋子顶部,挪动过程中,她撞到了同时在动的叶之之。
    两人都安静下来。
    叶之之嘴上的胶带不是很紧,她断断续续发出“小”的声音。
    叶芝芝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大姐一定会救她们的。
    叶小草一定会救她们的。
    果不其然,在绑匪扛着她们在一个村口换车时,五名警察围了上来。
    她们嘴上的胶带被撕开,在努力又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时。
    叶芝芝知道,她们得救了。
    警察说,她们要好好谢谢自己的姐姐,如果不是叶小草报警及时,车子一旦出省,后果不堪设想。
    的确要好好谢谢姐姐。
    从那以后,叶芝芝越发粘着大姐。
    叶之之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