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禁轨 第106节

    当时真的没有奢望过。
    有一天他也可以坐下来,以这种身份。
    一顿饭吃完,陈听晏主动帮魏淑收拾了碗筷。
    水流冲走绵密的白色泡沫,陈听晏衬衫衣袖卷到手肘,将盘子冲刷干净,递给一旁的魏淑。
    魏淑用软毛巾擦掉盘子上的水珠,叫他:“阿晏。”
    陈听晏回头:“在。”
    “阿姨做的菜好吃吗?”
    “嗯,好吃的。”
    能听出这句话是真心的认可,魏淑笑起来,转身把盘子放进橱柜里,继续说:“阿姨也没什么别的优点,除了做菜好吃,就是很会养小孩。”
    陈听晏往最后一个盘子里倒上点洗洁精,不置可否地道:“您确实把苏苏养的很好。”
    魏淑靠在流理台边,说:“我也能把你养的很好。”
    “……”
    陈听晏手上动作停住,他转过脸,对上魏淑温柔弯起的眼睛。
    “我还没有养过儿子,一直都有点遗憾。”魏淑放下软毛巾,摸了摸年轻男人松软的头发,像在摸一个一直懂事却从未得到过奖励的小朋友,“如果你不嫌弃的话,让我试试手?”
    有什么酸涩的东西顺着喉间往上蔓延,陈听晏不自觉地放缓呼吸。
    他能隐约听见厨房门外的客厅里,有海绵宝宝播放的声音。
    苏从意跟着哼主题曲。
    半晌,他反应过来,白皙的耳尖泛起红色,有些磕绊道:“不、不嫌弃的,阿姨。”
    魏淑笑:“怎么还叫我阿姨?”
    陈听晏抿了抿嘴,将手里盘子放好,转身面向魏淑,乖乖地重复一遍。
    “不嫌弃的,妈。”
    –
    晚上两人没有回朝渝湖,魏淑早早收拾出一间客房。苏从意有自己的卧室,自然是不能和陈听晏待在一起。
    但自从同居后她就养出个流氓习惯,不把手伸进男朋友衣服里搂着腰就睡不着。
    这什么贱毛病。
    苏从意一边匪夷所思一边辗转反侧,实在是没有睡意,她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扛着枕头去找陈听晏。
    客厅里关了灯,魏淑已经睡了。
    她蹑手蹑脚地走到客房门前,手按在门把上,发现没有锁,立刻拧开钻进去。
    房间里光线昏暗,合拢的窗帘隐隐透着楼下路灯的光亮。
    苏从意试探着往前走,膝盖磕碰到床沿,她弯腰掀开被子。
    刚躺上去,就被一只手揽着腰带过去,温热带笑的气息洒在耳畔。
    “怎么半夜还来偷袭?”
    他声线清朗,显然也没睡着。
    苏从意顺势把腿搭在他身上,熟门熟路地将手从他衣摆伸进去,八爪鱼似的缠上去:“不抱着你我会失眠。”
    胶原蛋白感满满的脸贴上男人颈窝,她悲伤地叹了口气:“小花,没有你我可怎么办呀。”
    陈听晏对她的撒娇向来很受用:“那你就不要离开我。”
    被清淡好闻的佛手柑和雪松香尾调包裹,苏从意很快有了睡意。
    她打个哈欠:“男朋友。”
    抱住她的人从喉咙里嗯了声,低低地沉入她耳洞,一阵酥麻感。
    “我们明天早点起,去海边看日出吧?”
    她经常想一出是一出,陈听晏已经习惯,纵容地答应:“好。”
    耳边呼吸声渐渐平稳。
    陈听晏等了一会儿,慢慢抽出她压住的手臂。苏从意被惊动,嘟囔一句,拽着被子翻身朝外,又睡着了。
    够过床头柜上的手机,陈听晏订一个看日出的闹钟。而后动作很轻地起身,西装外套被魏淑挂在衣架上。他从外套的内兜里摸出一个小小的黑丝绒盒子,绕过床尾,走到苏从意躺着的那边,在床前单膝蹲下。
    苏从意睡得很熟,一只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搭在床沿。
    白皙纤长的手指自然垂下,从手腕往下收束出秀气骨感的线条。
    丝绒小盒打开,陈听晏取出盒中那枚戒指,银色圆环嵌着一颗做了精细微雕的钻石,在夜里泛着剔透的光。
    从给出设计图到成品出来耗费了一个月之久,今天取回时,又出了热搜的事。他回复柯溱的那条评论,苏从意到现在也没有提起。
    陈听晏将戒指小心地放在苏从意垂下的右手上,比了一比。
    尺寸自然是无比契合的,他趁她睡觉时量过。
    仅仅放在她手边,就很漂亮。
    ……但还不是时候。
    陈听晏收回戒指,站起身,捞过被子给床上的人盖住。
    他把主动权全部放在她那里。
    在她说好之前。
    他会耐心地一直等待。
    –
    第二天起的很早。
    考虑到深秋日出不用那么赶,陈听晏订了四点的闹钟,打算四点半叫苏从意起床。铃声响起第一下,他伸手关掉,旁边的人直挺挺地坐起来,扛着枕头趿拉上拖鞋下床就走。
    陈听晏一度以为她在梦游,直到她咔哒拧开门锁,睡眼惺忪地转身交代:“你快点哦,要去看日出的。”
    这么上心。
    陈听晏着实有些意外。
    魏淑还没有醒,两人洗漱完毕,动作很轻地出了门。
    深秋的清晨沁凉潮湿,车窗上蒙了一层雾气。道路视野开阔,偶尔有车从环海公路下来,飞速驶过窗外。
    沙滩上没什么人,远处立着些成对的人影,也是来看日出的。
    天色还是朦胧的蟹青,凛冽的海风迎面扑来,卷着海水特有的咸涩。
    苏从意本来有点迷糊,现在瞌睡虫被冻死一半,脑子也清醒起来。
    脚下沙子湿软,一踩就留下个印子。苏从意来了点兴致,拽着陈听晏的衣摆,低头顺着被人踩出的鞋印往前,歪歪扭扭地走了段路,最后看见一个被海浪冲散的沙堡。
    “陈小花。”苏从意松开陈听晏的衣服,蹲下来,“你会堆沙堡吗?”
    陈听晏十四岁之前都待在南宜,北方城市,来到西宛后也没怎么到过海边。闻言跟着她蹲下身:“怎么堆?”
    “我教你,我小时候堆沙堡超级厉害的。”苏从意边说边拢着沙子给他示范,“很简单,主要是得有耐心。我们先做好一个沙堆……”
    陈听晏学东西确实很快,他做什么都带有天赋。只是看她演示一遍,就能堆出个像模像样的出来。
    “对,就是这样。”
    苏从意满意地点头,指挥道,“你还要再选一块漂亮的贝壳盖上去。”
    放在以前,陈听晏绝对不会把自己和这种幼稚的行为联系在一起,但真正做完之后,反而觉得很有趣。
    他脸上带着不设防的笑,用沾满沙粒的手指去够不远处的贝壳。
    那片花纹扇贝拢着浅橘色的光,他抬起眼,远处海面被初初升起的日出晕染成波光粼粼的深红浅红。
    飞鸟从蛋青色云海掠过,再远一些的云层渐变成橘粉,桔黄,蓝紫,又层层叠叠地荡漾开胭脂玫瑰色。
    “你想看的日出。”陈听晏回头问苏从意,“要不要拍照?”
    苏从意抽出他手里捏着的扇贝,盖在沙堡上:“我昨天晚上去找你睡觉之前,编辑了一条定时微博。”
    这个话题转移的太突兀,陈听晏没有反应过来。
    他看着苏从意拍掉手上的沙粒,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什么,握紧手指,伸到他面前,继续道,“我在微博里说,今天早上要跟你求婚成功。”
    “……”
    陈听晏低头盯着那只手,心脏不受控制,震耳欲聋地跳动起来。
    他想说点什么,但喉咙发紧,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陈听晏。”
    苏从意叫他名字,紧握的手翻上来,摊开掌心,露出那枚准备已久的戒指,弯着眼睛,“你要不要和我结婚?”
    日出在她身上渡了一层橘红色,耳边散落的发丝被风吹的轻晃。
    陈听晏视线从戒指慢慢往上,对视进苏从意的眼睛。
    那里有细碎明亮的光。
    安静许久。
    他红着眼眶点头,像多年前的一中礼堂,很认真地回答了她一个字。
    “要。”
    –
    遇到她之前,我好像没有被爱过。但她堆完沙堡,把手伸到我面前笑着问我要不要结婚。
    我看着那枚戒指,仔细想了想,还是觉得,爱她比被她爱着更值得。
    ——《小花日记》
    –end–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