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种田在异世封神 第115节

    两条系统通知,前者在丧尸王被迫自爆时出现,后者在整个安市变成火海,丧尸王尸体被完全焚烧时弹出。
    卫清漪是在植物空间盒里查看的这两条消息。
    旁边是正好奇地望着她的淼淼、藤藤、英哥等变异植物,以及一棵长得跟她很像的树。
    没错,就是树。
    卫清漪如今并非人类形态,而是以界树幼苗的样子扎根在植物空间盒中,头顶天空是火红色的,空气灼热,连土壤都有些烫,像是身处火炉一样。
    准确来说跟身处火炉没什么区别,植物空间盒本体正位于安市中心,丧尸王“自爆”时卫清漪和傅屿原本站的那个位置,周遭是狂暴能量实质化形成的火海。
    因此哪怕植物空间盒已经被卫清漪消耗积分升到顶级,仍是不可避免的遭受到一些影响。
    卫清漪的叶子看起来都有些蔫儿,旁边傅屿化成的原界树以及淼淼、藤藤和英哥同样如此。
    在卫清漪化成的界树幼苗某根树枝上还挂着个“玻璃球”。
    这是动物空间盒,同样经过积分升级,里面分两层,一层大半是水,变异黑锦鲤和变异龟在其中游弋,另一层中则是苍苍和小风等运输队成员,变异蘑菇混在其中,时不时还去小鲤那串个门。
    两个消耗大量积分升到最高级的空间盒,这就是卫清漪实行这个计划的最大保障。
    可以说,卫清漪积攒的大半积分都花在了这上面。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些积分显然花的很值。
    整个安市都处于狂暴能量海中,什么丧尸群、建筑废墟以及一些零星的隐藏在其中的异变生物都被炸得灰都不剩,卫清漪他们却能在空间盒里静看“烟花”。
    连非法系统核心碎片都被炸毁,造成卫清漪的“小任务(三)”发生改变。
    ‘原来老大跟我们一样,也是变异植物啊!’藤藤发出震惊的声音,‘难怪我当初看到老大的第一眼就觉得亲近。’
    卫清漪:“……”
    英哥的声音仍旧是跟它平日里画风不同的懒散,是很有磁性的御姐音:‘也没见你在看到其他变异植物时觉得亲近啊?’
    ‘那……那是因为老大跟它们不一样。’藤藤声音稍弱几分的反驳道。
    淼淼跟着凑热闹:‘哪里不一样呀?’
    藤藤:‘老大她不会像其他变异植物一样总想着吃我,打我晶核的主意!对,就是这样!’
    老大顶多是想吃它结的藤果,才不像其他变异植物那样都想把它连藤带叶全都吃掉。
    卫清漪:“……”其实最初她动过取晶核的心思。
    卫清漪瞥了藤藤一样,毕竟在跟藤藤最开始认识的时候,它可是恨不得把自己杀之而后快,只可惜怕疼又打不过。
    当然这些就不用跟它说了。
    听着它们开始“小声”议论自己究竟是什么品种的变异植物,卫清漪无奈的解释道:‘我不是变异植物,会变成这样是有特殊原因。’
    这是跟界树融合后拥有的一项技能,是在界树长大到一定程度时才有的。
    ‘那旁边这个咧?’藤藤用藤枝指了指一旁的傅屿,‘他不总说自己不是人类,是植物吗?’
    藤藤记的非常清楚,傅屿以前总跟它抢老大,让老大给他浇水。
    卫清漪正想解释傅屿也是跟自己一样有特殊原因,没想到傅屿先出声了。
    ‘我也不是变异植物。’傅屿第一次明面上承认自己的人类身份,‘我跟……清漪一样,都是人类,变这样也是特殊原因。’
    卫清漪有些惊讶的“扭头”望向傅屿,动作间有片树叶碰到一旁傅屿化成的界树的叶子。
    卫清漪对此倒是没有太在意,倒是傅屿,树顶瞬间冒起一阵白烟,像是过热而蒸腾起的水雾。
    见状卫清漪连忙关切道:‘是太热了么?怎么感觉你都要着火了。’
    ‘不……不是。’傅屿紧张否认,甚至紧张得有些结巴了。
    因着担心傅屿是不是有什么不适应,卫清漪靠他更近了一些,更多树叶碰到了对方。
    对卫清漪来说,这就跟手碰到对方的手没什么区别,之前做异能炸.弹以及研究异能能量结构的时候两人经常有接触,因此她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直到靠近过后隐隐察觉到什么,卫清漪微倾的动作一顿。
    傅屿好像是在……害羞?
    卫清漪有些疑惑,心里隐隐浮起一个往日里总被忽视的答案。
    为了确认,她故意又侧了侧树干,还用一片树叶卷起对方的一片叶子,问道:‘那是怎么了?’
    傅屿直接僵住,怔楞的看着卫清漪,又看向牵手一样的两片树叶,脑海中仿佛有烟花炸开。
    脑袋上的“白烟”比之前冒的更多,傅屿满脑子都是一句话:她主动牵我的手了!
    ‘嗯?’卫清漪又抬起根树枝戳了戳对方的主干,‘怎么不说话了?’
    ‘别……别戳那里。’傅屿意识交流的声音都仿佛变得嘶哑,树叶都有隐隐变红的趋势。
    卫清漪仔细看了下被自己戳到的主干位置,按比例来说的话,这里好像是……
    想到什么,卫清漪顿时收回树枝,松开卷着对方的树叶,树顶隐隐有白烟腾起。
    ‘我怕痒。’傅屿小声解释道,心里有些失落,刚被卷住的树叶微动,似乎还能感觉到那股温润的触感。
    闻言卫清漪这才明白自己刚刚搞错了,原来戳到的是傅屿的腰。
    饶是如此,卫清漪还是感觉树顶某处有些烫,树叶也微微泛红。
    两棵心思各异的树都挺得笔直笔直的,从外表来看分外相似,头顶还都有白烟升腾。
    心里那颗不知道什么时候埋下的种子仿佛在瞬间发芽并长大。
    卫清漪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脑海中浮现出往日的种种,那些曾经被忽视的细节纷纷涌上来。
    在她前世记忆中,傅屿是个厌世的人。
    江子安能拿着傅屿那些研究成果去获取好名声,最主要原因其实是傅屿根本不在意那些东西,也不曾想过要拿去造福在末世中挣扎的人类。
    甚至后来傅屿不止厌世,还有毁灭世界的想法,觉得一切都没有意思,这才是江子安能凭借系统杀了他的最大原因。
    而傅屿会有这样的想法,不仅是因为末世后遭遇的一切,还有江子安泼的那些污水,最主要是因为他曾经的遭遇。
    毁灭包括自己在内的一切,这是傅屿很早之前就有的。
    不过直到前世被江子安暗算而死,傅屿也没有去主动做什么。
    因为兴趣,他会去研究各种东西,最后成果不论好坏都被封存起来,并未拿去做什么。
    像是一个旁观者,傅屿既不添火,也不会去灭那把要毁掉世界的“火焰”。
    这辈子傅屿加入领地后在做什么呢?
    卫清漪想起帮助群山基地跟外界建立起联系,帮助各个基地人员来往的伪装护盾,也想起经他研究改造的肥料制作器、晶核净化器,这些都推进了她改变世界结局,给其他基地带去希望;
    她还想起来变异植物营养剂,用变异植物制作而成,不仅能够饱腹,还可以提供能量,相对直接吃正常食物来说更方便,也更便宜,让不少人免于被饿死。
    还有解毒剂,无论是被丧尸咬上,还是异变生物的毒素侵染,都能起到一定效果,丧尸增加速度因此变慢,给很多人带去了希望。
    还有很多东西,卫清漪想起来傅屿自从加入领地后研究出来的众多东西,还有后来他研究出来后又特地改良,让那些东西能够更容易制作出来,更好推广出去……
    卫清漪记得自己曾问过傅屿为什么,为什么愿意拿出这些东西,这明明是他前世不曾做过,并且非常抗拒的事情。
    傅屿当时的回答是:“你需要。”
    卫清漪需要,所以他拿出来了。
    在卫清漪陷入沉思的时候,一旁的傅屿感觉到什么,正组织语言想要说什么。
    ‘姐姐,姐姐,你看我。’淼淼突然出声。
    开着小花的树叶轻轻扯了扯卫清漪的叶子,等她看过来后,抬起树枝指着自己树顶说道:‘姐姐你看像不像?’
    白雾在淼淼树顶飘着,给它平添了几分仙气。
    卫清漪望了眼旁边的傅屿,回道:‘很像。’
    淼淼发出开心的笑声,树顶白雾变幻成薄雾笼在树上,像是给它披上了一层轻纱。
    ‘姐姐你觉得现在这样好看吗?’淼淼又问道。
    卫清漪轻点树尖,‘好看。’
    ‘老大,你看我这个怎么样,帅不帅?’藤藤也跟着凑热闹,不同的是它把白雾挪到了藤根处,看着像是它在腾云驾雾一样。
    卫清漪:‘帅。’
    这么一搅合,卫清漪暂时没有再去细想刚刚那件事情,转而想起另外一件事情。
    ‘淼淼,你那儿存多少种子了?’
    淼淼很快回道:‘现在有五百七十八枚根须种子,四十六枚果树种。’
    将卫清漪开始商讨起善后的事情,傅屿刚到嘴边的话又默默咽了回去。
    ……
    不知过了多久,笼罩着整个安市的狂暴能量逐渐平静下来。
    卫清漪透过植物空间盒看到外面天空渐渐变幻颜色,从火红到浅红,又慢慢变成浅淡的代表各属系的彩色,最后彩色消失,植物空间盒看到的天空变得有些朦胧,像是有水汽附着在上面一样。
    最后又过去一段时间,卫清漪看到的才是更远一些的,万里无云的天蓝色。
    像是终于洗去尘埃的明镜,看着便让人打心底里觉得舒适。
    ‘老大,现在能出去了吗?’藤藤第不知道多少次询问道,藤枝无聊地抛着或粉或蓝的藤果。
    卫清漪将精神力链接到空间盒仔细感受了一下,片刻后轻点树尖,‘可以。’
    藤藤开心地欢叫着跑出植物空间盒,
    卫清漪:‘等……’一下。
    后一个字还没说完,藤藤已经迫不及待的出了植物空间盒。
    淼淼同样欢呼着想出去,不过它还是选择跟姐姐一起,挪到卫清漪旁边,抬起树枝轻缠上。
    卫清漪没急着出去,而是先同动物空间盒里的变异龟交待了一声,这才离开植物空间盒。
    刚一出去,便听到“噗通”一声。
    紧随其后的便是藤藤的呼救声:‘救命啊!藤不会游泳啊啊啊啊……’
    卫清漪出来后就变回原本模样,同时身体往下坠去,周遭是仍旧有些狂暴的能量,因此她没有用异能,只是顺手捞起悬在半空的植物空间盒跟动物空间盒。
    两个空间盒都变成挂坠模样往腰间一挂,卫清漪仍由自己往下自由落体,旁边还有傅屿、淼淼、英哥、小蘑、银子、小鲤和变异龟一起往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