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感受(H)

    “哈啊、轻点。”云落攥紧手,时珩却没有听话的轻一些,穴口被拉扯的依旧微微生疼。
    “抱歉。”这么说着,时珩却握着云落的腰用力的往里面肏进去。
    昨天承欢的记忆还残留在这具身体中,云落很快就适应的分泌出了花液。
    时珩比云落更先感受到这点变化,他深吸了一口气,大开大合的在云落的身体里抽插起来。
    云落被他略显粗鲁的动作撞得险些撞到墙上,握着她的腰的手又将她再次拉回来,配合着不断进出的肉棒将云落捣得连求饶都说不出来。
    仅剩的理智让云落牢牢的咬住下唇,将呻吟和尖叫闷在喉咙里不敢发出来。
    但是云落的身体却很快就被时珩技巧不足情感有余的抽插弄成了一团软泥,令人面红耳赤的耻骨碰撞的声音经过裙子的阻隔依旧清晰的传进了云落的耳朵里。
    “很舒服。”时珩的声音带着平时没有的沙哑,他诚实的反馈着自己的感受,“里面很湿、很软、很紧。”
    “别说啊!”云落又羞又气的低喊,努力的转头去蹬时珩。
    但水汪汪的眼睛和泛红的眼尾实在没有太多的杀伤力,时珩看着云落片刻,忽然凑上来轻轻碰了一下云落的唇。
    唇瓣分开的时候,楼道里忽然传来了脚步声,云落神经瞬间紧绷到了极致,低声的喊他:“快出去。”
    时珩沉静的看着云落,仿佛突然失去了听觉一样不为所动的继续在云落的花穴中规律的抽插。
    云落拼命的想要把时珩的性器挣脱出来,但时珩的手此时却像是铁拷一样桎梏着云落,让她一动都动不了。
    脚步声越近,云落就越是紧张,而她越紧张,她的花穴就越是要绞断了时珩的肉棒一样拼命的收紧。
    “那是保洁。”时珩的额角流下了汗水,气息不稳的说:“这里是二楼到叁楼的安全通道,她会先到二楼打扫,一个小时之后才会路过这里。”
    所以这是他前段时间不停的在公司里散步观察出的结论吗?云落不太清明的理智选择相信时珩。
    “别紧张。”不再拼命抗拒的花穴总算给了时珩在里面小幅度抽送的余地。
    “我不会让别人看见的。”他又俯身去亲云落的唇。
    稍稍冷静下来的云落有了仔细分辨的能力,她听到在脚步声之外,还有拖把撞在铁制扶手上的声音。
    但即使有了时珩的保证,回荡在楼梯间里的脚步声还是在越来越近。
    虽然心里清楚不会被人看到,而且那个还是个连人都算不上的NPC,但此时敏感的过分的花穴却将时珩的每一点挪动都放大了数倍。
    云落觉得自己大概是有什么奇怪的癖好的,不然怎么会在这时候轻易的被他磨到高潮呢。
    快感四处流窜,身体发软的几乎站不住,而身后的人和她同时溢出了一声闷哼声。
    第一次获得性体验的时珩忍耐不住的抱紧了云落,用力的抽插了数十下,在花穴的深处射出来浓稠微凉的精液。
    释放后微软的肉棒还在缓慢的抽插延长快感,剧烈的头疼消失之后,从脊椎到大脑里填塞的就只剩下了快慰。
    时珩觉得自己从未像现在这样清醒而鲜活的活着。
    甚至在遇到云落之前,他很难用活着这个词来形容他自己。
    “谢谢。”时珩慢慢的把性器抽出来。
    云落的双腿还在打着颤,腿心来不及合拢的穴口里流淌出连时珩自己都很陌生的浊白的黏液,
    画面是时珩从未见过的淫靡而诱人,他抑制不住的再次性奋了起来。
    *一开始写的是云落趴在二楼的女厕所的窗口,然后一想,时老师好像不是会闯女厕所的人,就改成了安全通道的窗口。
    改完之后,时老师变成了明知道会有保洁出现还拉着云落do的变态: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