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蝴蝶(H)

    林泽的手心微凉,指腹上因为常年握笔而磨出来的薄茧在敏感而娇弱的花唇上打着转。
    云落浑身都在微微颤抖,陌生的情潮让她无措的大口喘着气。
    有什么东西剥开了羞涩的花唇,慢慢探入了无人造访过的神秘花园。
    云落忍不住低哼了一声,紧张的蜷起了脚趾。
    在穿越前,她偶尔也会自己抚慰自己,但那时的快感远远没有现在强烈。
    仿佛只需要林泽的手指现在插在她的穴里这个事实,就足够她羞耻又兴奋的高潮了。
    于是林泽的手指一下子得到了花穴的盛情款待,透明粘腻的水液被粉红色的嫩肉挤出来,顺着指根慢慢往下淌。
    “你太紧张了。”林泽附身在云落的唇角亲了一下,抬起头时两人中间忽然冒出了一个银白色的光点。
    光点慢慢舒展开来,线条勾勒出了两条弧线,就像是蝴蝶的一对翅膀一样。
    “这……是你的灵力?”云落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这个小把戏吸引过去了。
    她知道林泽的灵术类似于神笔马良,能用灵力构成拟态生物。
    但是她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样神奇的一幕,她一眨不眨的看着银白色的透明蝴蝶生出了两根触须,拍了拍翅膀在空中转了一个圈。
    “喜欢吗?”林泽笑着问道。
    如果忽略他还在云落的身体里慢慢抽插的手指,云落或许真的会把林泽看作天使。
    “喜欢,但是……”能不能把你的手拿出来。
    云落还在积攒勇气说出后半句,银白色的蝴蝶就轻盈的慢慢落在了她胸口的红缨上。
    灵力做成的蝴蝶没有一点重量,云落却觉得乳尖一阵酥麻的痒意泛上来。
    云落的皮肤又羞红了一片,林泽的手指也在潺潺的花液中进出的更加自如了。
    她的身体就像被揉成了一团蓄满水的棉花,四肢百骸里都流淌着湿热的水流,而林泽就用手指将这水从她的身体里一点点拧出来。
    “林泽……”云落泪眼朦胧的喊林泽的名字。
    “我在。”林泽温声应下,手指慢慢退出花穴,几下将衣服脱了下来。
    房间里忽然亮起了更多的光点,它们在空中慢慢飘动,就像夏夜森林中的萤火虫一样。
    云落恍惚间觉得这是一场虚幻的梦,但花穴被慢慢撑开的微微痛感又是如此的真实。
    “林泽,疼。”云落微蹙起眉,眼泪被挤出眼角。
    林泽握住了云落的手,轻柔的吻她的手背,和他的外型完全不符的狰狞性器却在残暴的将细窄的穴口不断的拉扯开。
    “抱歉。”林泽握住了云落的腰肢,桎梏住她受不住疼想往上躲得的身体。
    “呜……”云落挤出来几声泣音,穴口被撑的发疼,陌生的快感却也强烈的令她颤栗。
    湿热的穴肉一股脑的裹上来,像是抗拒又像是欢迎。
    林泽的大脑被从未有过的快感填塞,但头疼欲裂的感觉同样难忍的令他手背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
    但他却为这熟悉又陌生的头疼而感到兴奋不已。
    他的意识仿佛是从听到云落说的那句“用生命来守护这座城市”时才开始慢慢清明起来。
    在此之前,他就像一直生活在混沌之中,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甚至不明白自己是谁。
    直到云落的出现。
    他直觉云落会是那个拯救他的人,也直觉他需要做出一些那个混沌的自己不可能做出来的事情。
    接吻大概还不够,但做爱一定足够了。
    无法光明正大的呈现在荧幕上的欲望或许是他摆脱这种无形的枷锁的唯一方法。
    值得庆幸的是他的救赎似乎并不排斥他,于是他卑劣的欺蒙她、玷污她。
    *今天还有一更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