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3衣冠禽兽

    温亭山温柔的亲了亲司媛,安抚她的慌乱:“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给宝宝喂奶,不让你跟孩子多接触了吧。实在是因为他们刚出生的时候,兽性没有被完全驯服,只会本能的寻找食物。”
    司媛紧张的不行:“那以后呢,难道我要一直跟宝宝们保持距离吗?”
    这太残忍了。
    对于一个妈妈而言,不能随意的亲亲抱抱自己的孩子,不能跟孩子亲密接触,实在是一件过分残忍的事情。
    她也希望孩子能像别的宝宝一样,黏着自己,跟自己撒娇,在自己怀里睡觉觉。
    因为吸血鬼的特性,这一切都不能够成真,司媛难免心里酸楚。
    温亭山给她穿好衣服,道:“别担心,这半年以来,我跟安格斯研究出适合宝宝的专用奶粉,现在他们已经慢慢长大,渐渐有了正常人的理智。知道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能够控制自己对鲜血的欲望,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我将胡教授招揽到我的公司,专门研究了,针对你特殊体质的药物。这半年的调养,你体内药桑的药性已经彻底拔除,宝宝们再也闻不到药桑的香味,不会时时刻刻想要吃了你。”
    司媛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意味着她以后能够随意的亲亲宝宝,抱抱宝宝。
    司媛开心极了,最后又想到一个问题,“这样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在我生产之后就告诉我,反而瞒了我这么久,你知道我胡思乱想,差一点觉得你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吗?”
    温亭山不慌不忙道:“媛媛,根据数据研究,一个女人在生产之后,体内的激素会失去平衡,很容易产生抑郁症。这种产后抑郁弄不好是会要人命的,我可不愿意因为这些事,弄得心力交瘁,忧思忧虑,最后生出病来。难道说,你对我带孩子还有意见了?”
    司媛没想到他为自己考虑的这么周到,忍不住搂着他的腰,有些心虚愧疚,又甜蜜蜜道:“老公,你真的太好了,你怎么这么好啊。”
    “爱我么?”温亭山笑问。
    司媛连连点头:“我简直爱死你了。”
    温亭山搂着人往外走,司媛这才发现,自己哪里是在警局,分明是在自己家里。温亭山抱着人上楼,贴着她的耳朵撩拨她:“爱我,一会儿可不要喊停。”
    司媛羞涩的打了他一下,两人上楼腻歪去了。
    管家从大厅出来,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摇头,先生实在有一套,轻易就能把夫人收拾了。
    温亭山一进门,就把人压在床上,司媛羞涩又淫媚的配合他,做着各种自己羞于启齿的动作。
    温亭山折腾了一夜,满足的极点。
    看着睡的香甜的司媛,温亭山永远也不会告诉她,不让孩子吃母乳的根本原因,是他一点儿也不想那两个小家伙占有自己的东西。
    老婆的一切,包括乳房,都是他的。想喝奶,抱奶瓶去!
    哼!
    司媛跟温亭山甜甜蜜蜜腻歪了七八天,温亭山就有事出差去了。
    蜜甜这时候上门来,她戴着墨镜,一进门就问司媛有吃的没,她饿的慌。
    司媛被她的样子吓坏了,以为发生了什么恐怖的事,直到她将桌上的五六人份的食物吃的干干净净,才抱着肚子打了饱嗝。
    “你这是饿了多少天呀?发生什么事情了?”
    蜜甜苦笑,“别提了,安格斯那个禽兽,他不是人。”
    司媛眯眼假笑:“他本来就不是人啊。”
    蜜甜......
    “你到底是谁的姐妹?怎么能帮他说话?那个禽兽,我真是瞎了眼,怎么会选中他?”蜜甜一还是戴着墨镜,根本看不清模样。
    司媛开始瞎猜,难道安格斯家暴她了?
    这可不得了,安格斯怎么能做这种事!
    “他打你了?”
    蜜甜闻言,狠狠点头:“他何止打我,还用鞭子抽我,不就是带你去看猛男秀吗,他至于这么小气,举报了我的朋友,弄垮了我朋友的俱乐部,还把我朋友赶到非洲,几年内都别想回来了。”
    蜜甜越想越生气,司媛听了也生气了:“他怎么能这样,他还是不是个男人,居然打女人!”
    蜜甜一把抓住她的手,哀求起来:“媛媛,看在我们好姐妹的份上,你可一定要帮我。你不知道他有多过分,居然想让我辞职,做全职主妇,不准我再出门,他这分明是想把我囚禁起来。”
    司媛同仇敌忾:“你别怕,我一定帮你收拾他,我让温亭山帮忙,把他赶出去,他虽然厉害,可是他没有这个国家的国籍,要赶走他,不是没有法子。”
    蜜甜连连点头,才得意一下,门就开了,安格斯走进来:“呵,真是出息了,这种话你也说的出口。”
    看到安格斯,蜜甜立马躲到司媛身后,紧张道:“你别过来,你要是伤到媛媛,温亭山不会放过你的。”
    司媛很仗义,护蜜甜身前:“安格斯,亏你还是个个男人,我一直以为你绅士,没想到你居然有家暴的倾向,你赶紧走,不然我就报警了。”
    “家暴?”安格斯似笑非笑看着蜜甜,蜜甜闪躲不敢看他。
    “原来温夫人把夫妻温存当家暴,那我想温亭山一定比我严重的多,要抓也该先抓他才是。”
    夫妻温存?
    司媛愣住,这怎么跟蜜甜说的不一样。
    蜜甜气的摘掉墨镜,指着自己眼下的青黑:“你就是性暴力,哪个男人像你一样,连着做四五天,我骨头都要散架了,你就是不肯放过我,我不就看个猛男秀,你至于这么折磨我。”
    说着又对司媛道:“媛媛,你看看我这眼袋,他再折腾下去,我就要精尽人亡了。”
    司媛.......
    “要不你们还是回去私聊一下?”
    蜜甜不肯撒手:“我不,他就是想把我关起来,让我再也难见天日。他把我的工作都辞了,就是逼我当废物。媛媛,你帮帮我,我不想辞职。”
    “呃.....我觉得你们可以商量一下。”
    “呵,不辞职,任你打着加班的名义,去看猛男秀吗?蜜甜,我是不是没有满足你,所以你总想着外面的男人?”
    蜜甜对上他的目光,顿时腿软:“我错了,再也不去看猛男秀了,老公,你饶了我,别让我辞职好吗?”
    “做梦!”安格斯瞬间到蜜甜眼前,直接把人扛起来走了。
    蜜甜继续惨叫,呼唤司媛救命,奈何司媛也不敢上前。
    猛男秀这个事儿,幸好温亭山不在,不然她也得遭殃。
    男人翻旧账,那可不比女人差。
    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就因为这个猛男秀,司媛被逼着签了很多不平等条约,这几日也是羞耻的不可描述。
    哎呀,不能想,越想越心痒。
    都怪温亭山这个妖孽,花样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