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老师,这次可要稳住了(完)

    八个月前。

    陆肴在秦琰出门后,给母亲打了电话。

    “喂,妈。”

    陆肴的语气听不出情绪。

    “肴肴?”

    汪琼华不敢置信,这是陆肴四年多来第一次主动给自己打电话。

    “我想出国上学,可以帮我安排一下吗?”

    陆肴呼了口气,尽量不让母亲听出其他。

    “肴肴….是发生了什么事?”

    汪琼华觉得陆肴这边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她绝对不会主动找自己帮忙。

    “没什么事情,可以办吗?”

    陆肴没有回答问题,追问了一句。

    “没问题。”汪琼华想应该是和秦琰有关,但是这种情况她是乐见的,“妈妈马上就给你联系,你什么时候过来妈妈这。”

    “我不想去美国,我打算去澳洲。”

    陆肴说。

    “这个….”汪琼华思索了一下,“那你也先过来妈妈这里吧,妈妈这边马上处理。”

    “好。”

    陆肴挂了电话,愣了许久。

    没有多做停留,定了一张下午的机票,陆肴收拾了好了自己的东西,最后想了想,留了一张纸条,看了一眼似乎还有着男人气息的房子,关上了门。

    秦琰晚上回到家,没有看到陆肴他的心里就升起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然后就发现了桌子的纸条。他才明白昨晚的疯狂是为了什么,为什么陆肴要那样的主动。他随即给学校打了电话,再三逼问下校长承认了找陆肴谈话的实事,也说了下午陆肴的母亲打电话来说陆肴退学的事情。

    原来一切都是自己想的太简单了,他本以为自己可以保护好她,没想到最后却被她‘摆了一道’。

    到底秦琰还是没有太过失去理智,校长说的对,高三的学生们经不起太大的起伏,他必须对自己的学生负责。所以他没再说什么,继续着他的工作。

    秦琰开始找陆肴,可不知道是不是陆肴母亲的可以遮掩,还是怎么的,他竟然一时半刻没一点她的消息。

    直到五月份,高三的学生们正式走上轨道,马上毕业,秦琰向学校递交了辞呈。校长那一天应该是说干了一年的话,最后还是在欲哭无泪中送走了他。

    在短短三个多月里,秦琰整整瘦了两圈,实在没有办法,他买了张机票,直接去找了秦母。

    在看见儿子憔悴的样子后,秦母把一切责任都怪到了秦父的身上,一通电话把正在座讲的秦教授叫回了家。

    秦父确实没想到,短短几个月,秦琰和那个女孩儿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最令他不可思议的是陆肴离开的原因,他作为秦琰的父亲,自然是希望自己儿子以后幸福,可当时知道他和自己的学生搞出了那些事,他是气的半死。

    只是秦琰这次回来,人整个精神状态似乎都有些垮了,和他说的那些事情也很是让自己感慨。身为人父,也许希望子女身边的另一半就是这样吧,能够全心全意为他着想。

    “她…”

    秦父有些尴尬,毕竟当初他的话也让人有些难堪。

    “所以这次我回来。”

    秦琰第一次和父亲说这样多的话,他也是有些无路可走了。

    “希望您可以帮我找找她….”

    “你们爷俩儿说完了吗?”

    秦母敲了敲门。

    “出来吃饭了。”

    秦琰看了一眼父亲,先出了屋。

    这次秦琰来找秦父也是有把握的,只要父亲肯帮自己,就一定能找到陆肴。不论是谁,只要还在学校,他就一定找到。

    一个月后,秦父将一份文件邮件给了秦琰。

    看完了邮件,秦琰皱了皱眉,原来她真能如此放下吗?

    澳洲,躲得够远的呢。

    找到了人,他就能知道她的近况。看着已经一头短发的陆肴,脸上没了之前什么也无所畏惧的样子,反而从她温婉的表情中秦琰总感觉有着一丝苦涩。

    七月底,秦琰接到了澳洲国立大学的Offer &er,两个月后完成入职。

    “就这么舍得?”

    秦琰抱她在怀,手抚摸着她的短发,不知道是问那一头及腰长发还是其他。

    “不舍得….”陆肴声音闷闷的,“又能怎么样….”

    “那现在呢?”

    秦琰让她看着自己。

    “…..”

    陆肴有些疑惑。

    “我。”秦琰的眸子闪动着,“舍得?”

    “嗯。”

    “嗯?”

    秦琰皱眉,看着一脸淡然的陆肴,这是打算报复自己?

    捧起秦琰的脸,陆肴咬上他的薄唇,感受着他的气息,这个她曾经以为再也不会有联系的人。

    拥吻过后,陆肴凝视着秦琰的眸子。

    “老师,这次可要稳住了。”

    (后面一章作者话,请小可爱们务必看下哦,到这里全文虽然结束,但是后续还有番外哈~)